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暖新闻】7000人次一天捐款近20万元,淮安这座城,超有爱!

©原创 程凯 陈帅 2019-03-29 09:47

3月24日晚10点左右,在培训班兼职教钢琴的淮阴师范学院学生杜子峥骑车回校途中不小心摔倒,头部撞到了马路牙,导致颅内出血并昏迷。随后,一场爱心接力开始了——

好心老大爷报了警,路过的淮师学长垫了急救费用。在医院抢救期间,杜子峥在淮安的东北老乡倾囊相助,培训班的学生家长悄悄捐款,淮师老师委托同学匿名送钱过来,同学轮流陪护……

面对每天2000元至4000元的高额医药费,这个单亲家庭有些喘不过气来。3月27日下午,杜子峥的妹妹尝试着在网络上发起求助。没想到,仅一天时间,就有约7000人次捐款近20万元。


姐姐摔倒昏迷不醒,妹妹急哭了

杜子峥的双胞胎妹妹叫杜子嵘。3月24日晚上,杜子峥骑车经过淮安盐河大桥时不慎摔倒,头部落地。“当时,刚好有一名淮师大四学长路过,他帮忙查看情况,一位老大爷打电话报了警。”杜子嵘激动地说,急救车很快就来了,学长垫付了急救费用,并在医院陪护到次日凌晨3点多才离开,如果不是他们及时帮忙,真的不知道会怎么样。

在市一院神经外科,杜子峥躺在病床上,太阳穴附近被缝了5针,昏迷了4天4夜,仍未脱离生命危险。“属于重症监护状态,患者颅内出血,目前恢复较好,但如果近期出现恶化,后期可能需要进行开颅手术。”杜子峥的主治医生说,现在有她妹妹悉心照顾她,不停和她说话,恢复效果还不错。从28日开始,杜子峥已经渐渐有意识,能对呼唤有反应,但还不能完整表达想法。


妹妹在医院照顾姐姐

姐姐一直很照顾妹妹,妹妹一直把姐姐当作第二个“妈”。杜子嵘一开始接到医院的电话时,她哭了。“我好怕姐姐再也醒不过来了,”她告诉记者,这是她第二次为了姐姐哭。第一次哭是在来大学报到的那天,由于和姐姐没有分在一个班级,有些不知所措。原来,两人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全都在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级,十多年形影不离。“现在看来,还是在两个班级好,因为我们现在有了两个班的同学,这次姐姐出事,很多同学都来帮忙。”杜子嵘说。


《淮海晚报》2016年9月13日的封8版曾刊发她们的故事。当年,这对来自黑龙江大庆的双胞胎姐妹同时参加高考,分数只相差2分,她们相约一起到淮师学音乐。当时,她们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不管是淮安的普通市民还是学校的老师都特别热情,学长学姐也都非常亲切,“来淮安读书真是很开心”。

一天收到善款近20万元,用不完会退还或者捐出

这对双胞胎生长在一个单亲家庭,从小靠母亲一手带大。她们在音乐学院深受同学和老师喜爱,在学习上一直很努力,生活上也能自给自足。她们一边上学一边兼职,从没有让在南方工作的母亲担心过。

据来陪护的同学介绍,因为她们经常参加学校组织的比赛和活动,长得甜美,歌唱得也好,还喜欢帮助同学,所以和身边的朋友相处得非常好。








双胞胎姐妹合影(受访者供图)

得知双胞胎姐姐住院治疗的消息,学校的领导和老师也非常关心这对双胞胎。一些老师让学生带钱过来,1万多元的、几百几千的都有,而且要求不准说出他们的姓名。25日到28日这几天,杜子峥的病床前来了一波又一波同学,他们有的塞一两百块钱给妹妹,有的带些鲜花和水果过来,有的直接留下来帮忙照顾,“轮流睡觉,一大早再赶回学校上课”。

看着姐姐虚弱的身体,妹妹常常含着泪给姐姐喂饭、翻身。然而,姐姐每天的治疗费要2000元至4000元,入院3天,让这个本就负债的家庭雪上加霜,甚至已经着手卖掉住的房子。无奈之下,27日下午,杜子嵘发布了网络募捐,很快就在淮安的师生圈内形成了大规模的转发。

记者提出是否需要帮助募捐,杜子嵘婉言拒绝。“哥哥,暂时您那边的捐款先不用为我们筹集啦,想感谢所有陪伴我们关心我们的朋友,主要都是淮安的朋友!”28日下午,杜子嵘给记者发来信息说,收到的捐款远远超出预期。如果姐姐的情况乐观,这些钱可能会用不完,她们会把多余的钱退还或者捐给需要的人。

截至28日下午6时,包括一些她们在淮安的东北老乡、兼职培训班的学生家长、淮师师生、匿名市民的线下捐款,还有网络捐款,善款总额近20万元,线上线下约有7000人次捐款。

融媒体记者 程凯 陈帅

融媒体编辑 童淮玉

3

3月24日晚10点左右,在培训班兼职教钢琴的淮阴师范学院学生杜子峥骑车回校途中不小心摔倒,头部撞到了马路牙,导致颅内出血并昏迷。随后,一场爱心接力开始了——

好心老大爷报了警,路过的淮师学长垫了急救费用。在医院抢救期间,杜子峥在淮安的东北老乡倾囊相助,培训班的学生家长悄悄捐款,淮师老师委托同学匿名送钱过来,同学轮流陪护……

面对每天2000元至4000元的高额医药费,这个单亲家庭有些喘不过气来。3月27日下午,杜子峥的妹妹尝试着在网络上发起求助。没想到,仅一天时间,就有约7000人次捐款近20万元。


姐姐摔倒昏迷不醒,妹妹急哭了

杜子峥的双胞胎妹妹叫杜子嵘。3月24日晚上,杜子峥骑车经过淮安盐河大桥时不慎摔倒,头部落地。“当时,刚好有一名淮师大四学长路过,他帮忙查看情况,一位老大爷打电话报了警。”杜子嵘激动地说,急救车很快就来了,学长垫付了急救费用,并在医院陪护到次日凌晨3点多才离开,如果不是他们及时帮忙,真的不知道会怎么样。

在市一院神经外科,杜子峥躺在病床上,太阳穴附近被缝了5针,昏迷了4天4夜,仍未脱离生命危险。“属于重症监护状态,患者颅内出血,目前恢复较好,但如果近期出现恶化,后期可能需要进行开颅手术。”杜子峥的主治医生说,现在有她妹妹悉心照顾她,不停和她说话,恢复效果还不错。从28日开始,杜子峥已经渐渐有意识,能对呼唤有反应,但还不能完整表达想法。


妹妹在医院照顾姐姐

姐姐一直很照顾妹妹,妹妹一直把姐姐当作第二个“妈”。杜子嵘一开始接到医院的电话时,她哭了。“我好怕姐姐再也醒不过来了,”她告诉记者,这是她第二次为了姐姐哭。第一次哭是在来大学报到的那天,由于和姐姐没有分在一个班级,有些不知所措。原来,两人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全都在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级,十多年形影不离。“现在看来,还是在两个班级好,因为我们现在有了两个班的同学,这次姐姐出事,很多同学都来帮忙。”杜子嵘说。


《淮海晚报》2016年9月13日的封8版曾刊发她们的故事。当年,这对来自黑龙江大庆的双胞胎姐妹同时参加高考,分数只相差2分,她们相约一起到淮师学音乐。当时,她们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不管是淮安的普通市民还是学校的老师都特别热情,学长学姐也都非常亲切,“来淮安读书真是很开心”。

一天收到善款近20万元,用不完会退还或者捐出

这对双胞胎生长在一个单亲家庭,从小靠母亲一手带大。她们在音乐学院深受同学和老师喜爱,在学习上一直很努力,生活上也能自给自足。她们一边上学一边兼职,从没有让在南方工作的母亲担心过。

据来陪护的同学介绍,因为她们经常参加学校组织的比赛和活动,长得甜美,歌唱得也好,还喜欢帮助同学,所以和身边的朋友相处得非常好。








双胞胎姐妹合影(受访者供图)

得知双胞胎姐姐住院治疗的消息,学校的领导和老师也非常关心这对双胞胎。一些老师让学生带钱过来,1万多元的、几百几千的都有,而且要求不准说出他们的姓名。25日到28日这几天,杜子峥的病床前来了一波又一波同学,他们有的塞一两百块钱给妹妹,有的带些鲜花和水果过来,有的直接留下来帮忙照顾,“轮流睡觉,一大早再赶回学校上课”。

看着姐姐虚弱的身体,妹妹常常含着泪给姐姐喂饭、翻身。然而,姐姐每天的治疗费要2000元至4000元,入院3天,让这个本就负债的家庭雪上加霜,甚至已经着手卖掉住的房子。无奈之下,27日下午,杜子嵘发布了网络募捐,很快就在淮安的师生圈内形成了大规模的转发。

记者提出是否需要帮助募捐,杜子嵘婉言拒绝。“哥哥,暂时您那边的捐款先不用为我们筹集啦,想感谢所有陪伴我们关心我们的朋友,主要都是淮安的朋友!”28日下午,杜子嵘给记者发来信息说,收到的捐款远远超出预期。如果姐姐的情况乐观,这些钱可能会用不完,她们会把多余的钱退还或者捐给需要的人。

截至28日下午6时,包括一些她们在淮安的东北老乡、兼职培训班的学生家长、淮师师生、匿名市民的线下捐款,还有网络捐款,善款总额近20万元,线上线下约有7000人次捐款。

融媒体记者 程凯 陈帅

融媒体编辑 童淮玉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