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寻找英雄】涟水3000多名烈士,把忠诚大义镌刻在红色大地

©原创 刘权 傅停停 2019-04-07 11:39

4月3日,在庄严肃穆的涟水县烈士陵园里,76岁的乔正华老人来为父亲——乔茂林烈士祭扫。在乔正华出生前5天,她的父亲在麻垛战役中牺牲了。“父亲一米七八的个,很魁梧,打战很勇敢……”乔正华说,她从未见过父亲一面,关于父亲的一切,她都是从家人口中得知的。

在革命战争年代,涟水有成千上万的人参战、支前,前赴后继,先后有3000余人为国家独立和民族解放献出了宝贵生命。如今,他们的英雄故事在涟水大地流传,哺育、滋润着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长。

苏北小延安

壮烈成仁的两兄妹

延安,是中国革命的圣地。而涟水县成集镇朱南荡,被人们称之为“苏北小延安”。抗日战争时期,这里是众多革命志士向往的大后方。

4月3日,记者顺着一路“苏北小延安”的指示牌来到纪念地,类似牌坊的门楣上刻有“苏北小延安”的字样。涟水县党史委主任、涟水县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副会长王继华20多年前在成集工作过,他介绍说,为了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五十周年,许多当年在此抗日的老同志于1995年筹建了延安园,在这里建立了抗战胜利纪念碑、苏北小延安纪念坊、抗日老战士纪念堡、抗战碑林等纪念建筑。

园内的抗日烈士英名录上,镌刻着数百位烈士的姓名,其中包括朱启勋和朱启杰。距延安园不远的“兄妹烈士碑”还镌刻着他们的英雄事迹。

在“兄妹烈士碑”下,王继华告诉记者,朱启勋和朱启杰是堂兄妹关系。

朱启杰生得眉清目秀、聪明过人、多才多艺。七七事变爆发后,朱启杰决定回家乡涟水抗日救国。参加革命后,这个昔日的富家大小姐不怕苦不怕累,跟着游击队东奔西走。游击队到村里吃饭时,她总是把非党员战士安排到吃麦仁干饭或馒头疙瘩的富户人家,自己和其他党员到吃豆饼或高粱汤煮山芋的穷人家。她还安慰鼓励大家说:“革命总是要吃苦的,咬咬牙就过去了”。

1940年5月,朱启杰率工作队到泗县袁圩建立基层政权,开展减租减息。由于当地恶霸向日军告密,敌人悄悄出动,朱启杰和队友们不幸落入敌手。日军队长凶狠地向他们逼问:“大干部在哪里?”但无论是酷刑拷打还是以死威逼,朱启杰和战友们都没有动摇。敌人试图从朱启杰和另一名女队员处取得突破,声称只要写下自白书就放了她们,但她们却写下了“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等口号。气急败坏的敌人残忍地剁掉了她们的手指,并最终将朱启杰和其队友们杀害。临刑前,朱启杰仍然大义凛然地唱着革命歌曲,终年21岁。

王继华说,曾有一位90多岁的老革命回忆,朱启杰因不习惯将砖头当枕头,托其回成集替她到家取一只枕头,但后来因为工作临时变动耽搁了。不久后,朱启杰牺牲的噩耗传来,这只没送去的枕头成了老革命一生的遗憾。

学生时代的朱启勋思想进步,曾经多次因参加学生运动而被学校开除。1930年6月,他参加了淮盐地下党组织的“八一”暴动。暴动失败后,朱启勋没有消极,仍在家乡成集一带抗暴打匪,保护群众,为后来组织民众抗日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七七事变后,朱启勋与朱启杰的亲哥哥朱启宇等人在涟西奔走呼号,宣传抗日,组织了“抗日兄弟团”。1938年初,又参与发起成立涟水县抗日同盟会,推动了当地抗日形势的发展。1939年3月1日,涟水城被日军侵占。朱启勋随即参与组建了涟水最早的抗日队伍——涟水抗日独立营。后来经过合并整编,朱启勋成了八路军陇海南进支队的一名营长,在战斗中屡立功勋。1942年7月初,在第三次攻打宿迁陆集据点的战斗中,由于宿迁城的日军突然前来增援,我军攻打失利撤退。走在后边的朱启勋被日军轻机枪击中了腹部。他强忍着剧痛一声不吭,右手按住伤口,左手抬起一枪就击毙了敌机枪手。接着他又连开三枪,弹无虚发,连着击毙三名日军,吓得其他日军不敢露头,掩护身边的战士们撤走。一名战士发现朱启勋受了伤,急忙将他架住,后来又改成用门板抬。随军医生检查发现,朱启勋身中九弹,流出的肠子已经破裂,最后终于伤重不治,终年33岁。

在朱启勋和朱启杰牺牲后,人们为了纪念他们名字,将成集的一个村命名为“杰勋村”,并沿用至今。

洪码战斗雕塑

命名,以烈士之名

据王继华介绍,涟水有很多地名用烈士的名字命名,如“胜武村”和“胜武小学”是为了纪念涟水县第一支抗日武装——涟水民众抗日独立营的创立者之一、后任涟水县警卫团团长的张胜武烈士;“秉同村”是为了纪念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英勇战斗,被称为“虎胆英雄”的共产党员王秉同烈士;“朱前乡”是为了纪念曾任盐西区岔庙乡指导员、被捕后坚贞不屈、视死如归的朱前烈士;“道明村”则是为了纪念在洪码战斗中英勇牺牲的八路军营长王道明。

涟水县烈士陵园里,高高矗立的涟水战役烈士纪念碑西面有两排配有文字说明的雕塑,告诉我们曾经发生在涟水的著名战斗和战役,其中一块便是洪码战斗。阵地前,两边的几位八路军战士们手持枪支,或匍匐或半趴,目光前视,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中间两人低着头,目光聚在一处,似在战斗间隙抽空查看地图。栩栩如生的雕塑让观者似乎能闻见当年紧张战斗的硝烟味。

1940年2月7日,正值农历除夕,驻涟城日伪军300余人,对涟西地区实行突袭“扫荡”,沿途杀人放火,无恶不作。2月8日,敌人继续向西侵犯。驻扎在涟西的八路军陇海游击支队第8团指战员们决心严惩这批杀人放火的强盗。2月9日,日伪军满载着抢劫来的粮食和财物,趾高气扬地走向我军设在洪码头的伏击圈,王道明举枪射击,发出攻击信号。一直强压着怒火的战士们立即开火,打得敌人人仰马翻,乱成一团。遭到打击的敌人一面拼死挣扎,一面让后续部队分两路向我军阵地侧后疾进,试图对我军进行反包围。八路军指挥部当机立断,命令部队撤出战斗,王道明奉命率4连战士掩护大部队转移。任务完成了,但4连战士却被敌人包围了。王道明率领勇士们顽强战斗,打退敌人一次又一次进攻,终因寡不敌众,弹尽粮绝,被敌人冲进庄内。王道明指挥战友们分散突围,自己留在最后打掩护。当他刚突围出庄子时,不幸腿部中弹,他忍痛爬上一座坟堆,继续战斗,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时年33岁。

洪码战斗共毙伤日伪军一百多人,打出了人民军队的威风,坚定了涟水人民抗日信心。为了纪念洪码战斗中牺牲的王道明等烈士,八路军淮河大队创作了《洪码战斗之歌》,在淮涟大地上传唱着:“早上的太阳照东方,洪码战斗痛歼日黄。英勇牺牲的革命战士,壮烈殉国的王营长。他们的子弹穿透敌人的胸膛,他们的战绩发扬民族的荣光……”

涟水战役烈士纪念碑

“位卑未敢忘忧国”的兄弟烈士

涟水是远近闻名的革命老区、红色故土,苏北“抗日第一枪”、“涟水保卫战”等战役曾在这里打响。在涟水抗战史中,有一场“高杨战役”甚为激烈。

1944年4月,淮海四支队对盘踞在高沟杨口地区日伪军发起高杨战役,揭开了新四军三师在苏北地区向日军局部反攻的序幕。经过16个昼夜的浴血奋战,共歼灭日军144人、伪军36师72旅和保安团等2500余人,我军将士496人壮烈牺牲。

在王继华的指引下,记者来到高杨战役曾经硝烟弥漫的主战场——涟水县西北的高沟镇。高大雄伟的高杨战役纪念碑矗立在高沟镇北门外,碑周围松柏环绕。“那时,在涟水一家兄弟几个一起参军的很多,有的不幸相继牺牲在战场上。”在松柏间的烈士墓葬群中,一个个烈士英名映入眼帘,王继华感慨道。说到这里,王继华想起前几天频频给他打来电话的王海山,并带着记者前往红窑镇孔王村孔王组。

原来,王海山的叔叔王凤田、王凤桥均牺牲在高杨战役中。后来,两位烈士的尸骨埋葬在老家所在的孔王村。70多年过去了,镇政府重修了两位烈士的墓地。

“除了地皮,其他都是镇里建造的,前几天刚完工。碑文内容,我向王(继华)主任请教了多次,他不厌其烦,字斟句酌。”在一片金黄色的油菜地边,64岁的王海山看着新修建的王凤田、王凤桥两位烈士的墓地,感激地说。

说起王凤田、王凤桥兄弟的事迹,又引发王继华一番感慨。因为,他是从旧书摊上一步步挖掘了这対兄弟烈士的英雄事迹。

10多年前,王继华在旧书摊上看到一本革命回忆录《江淮峰火》(原沈阳军区政治部编),书中的一个故事吸引了他:高杨战役中,王大爷因三个儿子王宜桥、王宜良、王宜刚在一天之内相继牺牲,悲痛欲绝。

“这篇文章的作者是薛遥洲、夏惜桂,是新四军的医生与护士。我想为抗日作出巨大牺牲的老人是涟水哪里人呢?我带着这个疑问在涟水烈士名录里查找,但没有发现王宜桥、王宜刚的名字。”王继华说,这个疑惑困扰了他多年。2014年6月,王继华在大连部队干休所采访抗战老兵孙发科。得知在高杨战役时,孙发科任淮海四支队11团4连文化教员,王继华想起过去在书上看到过的三兄弟牺牲的故事,急忙打听烈士的名字以及是哪里人。孙发科说,不是兄弟仨,而是兄弟俩,一个叫王凤鸾、一个叫王凤田,是涟水时码人。

采访回来后,王继华查阅涟水时码烈士名录,终于找到王凤田烈士的名字,浅集孔王村人,1922年生。但没有王凤鸾这个名字,在其之后是王凤桥,1919年生,也是孔王村人。“浅集与时码距离很近,那个年代说时码实是泛指这一带地方。”王继华说, 2015年5月,他去浅集查采访了一些老者和王凤田烈士的弟弟王凤楼,进一步采访到烈士的情况。

王凤田和王凤桥是堂兄弟,穷苦出生的他们先后参军。在高杨战役中,王凤田担任淮海四支队某连副连长,在率部与丁头庄的敌人激战,子弹耗尽后,他和大部分战友壮烈牺牲。在王凤田牺牲的第二天,任淮海四支队11团3连排长的王凤桥,在攻打高沟炮楼的战斗中,胸部中弹牺牲。

“我关注、寻觅战争的遗迹,不是留恋远去的刀光剑影,不是偏爱已经暗淡的硝烟烽火,而是留恋先辈们‘位卑未敢忘忧国’的报国情怀。”在后来撰写王凤田、王凤桥二位烈士的事迹时,王继华在文末写下了这样一句话。

解放盐城的“叶挺连”首任连长

老家在涟水县高沟镇丁庙村二组的市民高杨,与著名的高杨战役同名,他的祖父是战斗英雄——“叶挺连”首任连长高简银。距离高杨老家不远的杨口烈士陵园,安放着高简银烈士之墓。

王继华告诉记者,高简银于1922年出生在一个贫农家庭,在革命战斗中机智勇敢、不怕牺牲。高简银生前战友——原华野12纵队35旅103团团长王志增,曾向王继华讲述了高简银生前最后一场的经历。

据王志增回忆,1947年8月,华中野战军决定打下叶挺城(1946年,为纪念乘飞机失事牺牲的叶挺将军,盐城被命名为叶挺城)。华中野战军12纵队35旅103团根据上级的部署研究决定从1营2连抽31名自愿报名的党员干部和战士组成突击队,副连长高简银任突击队队长。8月11日午夜,高简银率领的突击队趁着炮战和夜色,悄悄行进至离叶挺城西北的护城河边。在下半夜,天空下起了小雨,潜伏的突击队员身上都湿透了,但没有一个人动弹。嗓子痒了,就抓撮泥土塞进嘴里。

8月12日拂晓5时整,三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总攻开始了。31名突击队员在高简银的率领下,如猛虎般冲到城下,仅用4分钟就登着云梯爬上城头。“胜利就在眼前!”高简银见红旗插上了城头,他边爬梯子边喊道。这时,一股敌人赶到城头,推倒了城墙边的云梯。高简银连人带梯重重地摔到护城河里,头昏眼花,四肢几乎不能动弹。城墙上的红旗手马标被敌人一枪击中胸膛,英勇牺牲。共产党员魏振邦见状,冲上去将倒下的红旗扶起。这时,三名敌人拿着长长的鱼叉向他扑来。他奋力刺倒了两个敌人,但被另一个敌人的鱼叉刺中,摔下城墙光荣牺牲。其他几名爬上城墙的突击队员也倒下了。

稍微恢复清醒的高简银没有畏惧,他带领剩下的几名队员,再一次登上了城墙,牢牢地保护城头上的红旗。面对敌人扔来的手榴弹,他们拾起来扔回敌群。他们的子弹打完了,就与敌人展开了殊死的肉搏战。在这千钧一发之际,2连终于登上了城头,击溃了敌人。在我军猛烈的攻势下,叶挺城重获解放。

1947年9月6日,12纵队和五分区召开了隆重的祝捷大会。会上,103团被授予“叶挺部队”光荣称号,2连被授予“叶挺连”光荣称号,高简银被授予“特等功臣”光荣称号,并任“叶挺连”连长。

祝捷大会后,高简银回乡养伤,1947年12月因伤重复发去世,时年25岁。

涟水县烈士陵园的浮雕

在抗洪中谱写的一曲壮丽青春之歌

4月4日,来自涟水县几所中小学的师生们在涟水县烈士陵园举行缅怀先烈的仪式。 记者发现,在涟水县长长的烈士名单中,黄在右是为数不多拥有真人照片的一位。黄在右是在和平年代里牺牲的烈士。

2000年8月28日到31日短短三天内,涟水县降雨量高达450.8毫米,肆虐的洪水吞没了全县近80万亩良田。时任大东镇团委副书记的黄在右心急如焚,他心里惦记的是地势低洼的刘赵组父老乡亲们的生命财产安全。8月31日,黄在右头顶滂沱大雨,脚下深一脚浅一脚地蹚着积水,挨家挨户地查看刘赵组灾情。

在70岁的马学乙老人家,洪水已经漫过了他家小百货铺的第一层货架。老夫妻俩正忙着抢救货物。黄在右冒着暴雨冲进小屋,将两位老人拉到安全地带,又返回去帮助转移煤气灶和其他值钱物品。在村民赵玉成家,夫妻俩死活也不肯离开摇摇欲坠的土坯屋,黄在右好说歹说劝他们离开后,又将他家的8只鹅撵到高处用网圈好才匆匆离去……一家又一家危房户在黄在右的协助下安全转移了。

从刘赵组到青龙河北岸,再到刘湾组,黄在右整整一天都奋战在抗洪救灾的第一线。途中返回刘赵组时,黄在右看到自己亲手转移的马学乙夫妻俩还在惦记着屋里的小百货,特地关照他们说:“马爹马奶,可千万千万不能再进去了,有人在啥事都好办!”直到老人答应了他才放心地离去。谁知这句话竟成为黄在右的最后遗言。告别老人后,黄在右继续向西准备看望被转移的另外几位老人。谁知路基被洪水淘空后发生了塌陷,匆匆行走的黄在右不幸滑入5米多深的漩涡里。数十名干部群众闻听黄在右落水,纷纷赶来加入营救,但黄在右仍然被洪魔夺去了生命,年仅25岁。

融媒体记者 刘权 傅停停

融媒体编辑 何渊

通讯员 何奇


4

4月3日,在庄严肃穆的涟水县烈士陵园里,76岁的乔正华老人来为父亲——乔茂林烈士祭扫。在乔正华出生前5天,她的父亲在麻垛战役中牺牲了。“父亲一米七八的个,很魁梧,打战很勇敢……”乔正华说,她从未见过父亲一面,关于父亲的一切,她都是从家人口中得知的。

在革命战争年代,涟水有成千上万的人参战、支前,前赴后继,先后有3000余人为国家独立和民族解放献出了宝贵生命。如今,他们的英雄故事在涟水大地流传,哺育、滋润着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长。

苏北小延安

壮烈成仁的两兄妹

延安,是中国革命的圣地。而涟水县成集镇朱南荡,被人们称之为“苏北小延安”。抗日战争时期,这里是众多革命志士向往的大后方。

4月3日,记者顺着一路“苏北小延安”的指示牌来到纪念地,类似牌坊的门楣上刻有“苏北小延安”的字样。涟水县党史委主任、涟水县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副会长王继华20多年前在成集工作过,他介绍说,为了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五十周年,许多当年在此抗日的老同志于1995年筹建了延安园,在这里建立了抗战胜利纪念碑、苏北小延安纪念坊、抗日老战士纪念堡、抗战碑林等纪念建筑。

园内的抗日烈士英名录上,镌刻着数百位烈士的姓名,其中包括朱启勋和朱启杰。距延安园不远的“兄妹烈士碑”还镌刻着他们的英雄事迹。

在“兄妹烈士碑”下,王继华告诉记者,朱启勋和朱启杰是堂兄妹关系。

朱启杰生得眉清目秀、聪明过人、多才多艺。七七事变爆发后,朱启杰决定回家乡涟水抗日救国。参加革命后,这个昔日的富家大小姐不怕苦不怕累,跟着游击队东奔西走。游击队到村里吃饭时,她总是把非党员战士安排到吃麦仁干饭或馒头疙瘩的富户人家,自己和其他党员到吃豆饼或高粱汤煮山芋的穷人家。她还安慰鼓励大家说:“革命总是要吃苦的,咬咬牙就过去了”。

1940年5月,朱启杰率工作队到泗县袁圩建立基层政权,开展减租减息。由于当地恶霸向日军告密,敌人悄悄出动,朱启杰和队友们不幸落入敌手。日军队长凶狠地向他们逼问:“大干部在哪里?”但无论是酷刑拷打还是以死威逼,朱启杰和战友们都没有动摇。敌人试图从朱启杰和另一名女队员处取得突破,声称只要写下自白书就放了她们,但她们却写下了“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等口号。气急败坏的敌人残忍地剁掉了她们的手指,并最终将朱启杰和其队友们杀害。临刑前,朱启杰仍然大义凛然地唱着革命歌曲,终年21岁。

王继华说,曾有一位90多岁的老革命回忆,朱启杰因不习惯将砖头当枕头,托其回成集替她到家取一只枕头,但后来因为工作临时变动耽搁了。不久后,朱启杰牺牲的噩耗传来,这只没送去的枕头成了老革命一生的遗憾。

学生时代的朱启勋思想进步,曾经多次因参加学生运动而被学校开除。1930年6月,他参加了淮盐地下党组织的“八一”暴动。暴动失败后,朱启勋没有消极,仍在家乡成集一带抗暴打匪,保护群众,为后来组织民众抗日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七七事变后,朱启勋与朱启杰的亲哥哥朱启宇等人在涟西奔走呼号,宣传抗日,组织了“抗日兄弟团”。1938年初,又参与发起成立涟水县抗日同盟会,推动了当地抗日形势的发展。1939年3月1日,涟水城被日军侵占。朱启勋随即参与组建了涟水最早的抗日队伍——涟水抗日独立营。后来经过合并整编,朱启勋成了八路军陇海南进支队的一名营长,在战斗中屡立功勋。1942年7月初,在第三次攻打宿迁陆集据点的战斗中,由于宿迁城的日军突然前来增援,我军攻打失利撤退。走在后边的朱启勋被日军轻机枪击中了腹部。他强忍着剧痛一声不吭,右手按住伤口,左手抬起一枪就击毙了敌机枪手。接着他又连开三枪,弹无虚发,连着击毙三名日军,吓得其他日军不敢露头,掩护身边的战士们撤走。一名战士发现朱启勋受了伤,急忙将他架住,后来又改成用门板抬。随军医生检查发现,朱启勋身中九弹,流出的肠子已经破裂,最后终于伤重不治,终年33岁。

在朱启勋和朱启杰牺牲后,人们为了纪念他们名字,将成集的一个村命名为“杰勋村”,并沿用至今。

洪码战斗雕塑

命名,以烈士之名

据王继华介绍,涟水有很多地名用烈士的名字命名,如“胜武村”和“胜武小学”是为了纪念涟水县第一支抗日武装——涟水民众抗日独立营的创立者之一、后任涟水县警卫团团长的张胜武烈士;“秉同村”是为了纪念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英勇战斗,被称为“虎胆英雄”的共产党员王秉同烈士;“朱前乡”是为了纪念曾任盐西区岔庙乡指导员、被捕后坚贞不屈、视死如归的朱前烈士;“道明村”则是为了纪念在洪码战斗中英勇牺牲的八路军营长王道明。

涟水县烈士陵园里,高高矗立的涟水战役烈士纪念碑西面有两排配有文字说明的雕塑,告诉我们曾经发生在涟水的著名战斗和战役,其中一块便是洪码战斗。阵地前,两边的几位八路军战士们手持枪支,或匍匐或半趴,目光前视,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中间两人低着头,目光聚在一处,似在战斗间隙抽空查看地图。栩栩如生的雕塑让观者似乎能闻见当年紧张战斗的硝烟味。

1940年2月7日,正值农历除夕,驻涟城日伪军300余人,对涟西地区实行突袭“扫荡”,沿途杀人放火,无恶不作。2月8日,敌人继续向西侵犯。驻扎在涟西的八路军陇海游击支队第8团指战员们决心严惩这批杀人放火的强盗。2月9日,日伪军满载着抢劫来的粮食和财物,趾高气扬地走向我军设在洪码头的伏击圈,王道明举枪射击,发出攻击信号。一直强压着怒火的战士们立即开火,打得敌人人仰马翻,乱成一团。遭到打击的敌人一面拼死挣扎,一面让后续部队分两路向我军阵地侧后疾进,试图对我军进行反包围。八路军指挥部当机立断,命令部队撤出战斗,王道明奉命率4连战士掩护大部队转移。任务完成了,但4连战士却被敌人包围了。王道明率领勇士们顽强战斗,打退敌人一次又一次进攻,终因寡不敌众,弹尽粮绝,被敌人冲进庄内。王道明指挥战友们分散突围,自己留在最后打掩护。当他刚突围出庄子时,不幸腿部中弹,他忍痛爬上一座坟堆,继续战斗,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时年33岁。

洪码战斗共毙伤日伪军一百多人,打出了人民军队的威风,坚定了涟水人民抗日信心。为了纪念洪码战斗中牺牲的王道明等烈士,八路军淮河大队创作了《洪码战斗之歌》,在淮涟大地上传唱着:“早上的太阳照东方,洪码战斗痛歼日黄。英勇牺牲的革命战士,壮烈殉国的王营长。他们的子弹穿透敌人的胸膛,他们的战绩发扬民族的荣光……”

涟水战役烈士纪念碑

“位卑未敢忘忧国”的兄弟烈士

涟水是远近闻名的革命老区、红色故土,苏北“抗日第一枪”、“涟水保卫战”等战役曾在这里打响。在涟水抗战史中,有一场“高杨战役”甚为激烈。

1944年4月,淮海四支队对盘踞在高沟杨口地区日伪军发起高杨战役,揭开了新四军三师在苏北地区向日军局部反攻的序幕。经过16个昼夜的浴血奋战,共歼灭日军144人、伪军36师72旅和保安团等2500余人,我军将士496人壮烈牺牲。

在王继华的指引下,记者来到高杨战役曾经硝烟弥漫的主战场——涟水县西北的高沟镇。高大雄伟的高杨战役纪念碑矗立在高沟镇北门外,碑周围松柏环绕。“那时,在涟水一家兄弟几个一起参军的很多,有的不幸相继牺牲在战场上。”在松柏间的烈士墓葬群中,一个个烈士英名映入眼帘,王继华感慨道。说到这里,王继华想起前几天频频给他打来电话的王海山,并带着记者前往红窑镇孔王村孔王组。

原来,王海山的叔叔王凤田、王凤桥均牺牲在高杨战役中。后来,两位烈士的尸骨埋葬在老家所在的孔王村。70多年过去了,镇政府重修了两位烈士的墓地。

“除了地皮,其他都是镇里建造的,前几天刚完工。碑文内容,我向王(继华)主任请教了多次,他不厌其烦,字斟句酌。”在一片金黄色的油菜地边,64岁的王海山看着新修建的王凤田、王凤桥两位烈士的墓地,感激地说。

说起王凤田、王凤桥兄弟的事迹,又引发王继华一番感慨。因为,他是从旧书摊上一步步挖掘了这対兄弟烈士的英雄事迹。

10多年前,王继华在旧书摊上看到一本革命回忆录《江淮峰火》(原沈阳军区政治部编),书中的一个故事吸引了他:高杨战役中,王大爷因三个儿子王宜桥、王宜良、王宜刚在一天之内相继牺牲,悲痛欲绝。

“这篇文章的作者是薛遥洲、夏惜桂,是新四军的医生与护士。我想为抗日作出巨大牺牲的老人是涟水哪里人呢?我带着这个疑问在涟水烈士名录里查找,但没有发现王宜桥、王宜刚的名字。”王继华说,这个疑惑困扰了他多年。2014年6月,王继华在大连部队干休所采访抗战老兵孙发科。得知在高杨战役时,孙发科任淮海四支队11团4连文化教员,王继华想起过去在书上看到过的三兄弟牺牲的故事,急忙打听烈士的名字以及是哪里人。孙发科说,不是兄弟仨,而是兄弟俩,一个叫王凤鸾、一个叫王凤田,是涟水时码人。

采访回来后,王继华查阅涟水时码烈士名录,终于找到王凤田烈士的名字,浅集孔王村人,1922年生。但没有王凤鸾这个名字,在其之后是王凤桥,1919年生,也是孔王村人。“浅集与时码距离很近,那个年代说时码实是泛指这一带地方。”王继华说, 2015年5月,他去浅集查采访了一些老者和王凤田烈士的弟弟王凤楼,进一步采访到烈士的情况。

王凤田和王凤桥是堂兄弟,穷苦出生的他们先后参军。在高杨战役中,王凤田担任淮海四支队某连副连长,在率部与丁头庄的敌人激战,子弹耗尽后,他和大部分战友壮烈牺牲。在王凤田牺牲的第二天,任淮海四支队11团3连排长的王凤桥,在攻打高沟炮楼的战斗中,胸部中弹牺牲。

“我关注、寻觅战争的遗迹,不是留恋远去的刀光剑影,不是偏爱已经暗淡的硝烟烽火,而是留恋先辈们‘位卑未敢忘忧国’的报国情怀。”在后来撰写王凤田、王凤桥二位烈士的事迹时,王继华在文末写下了这样一句话。

解放盐城的“叶挺连”首任连长

老家在涟水县高沟镇丁庙村二组的市民高杨,与著名的高杨战役同名,他的祖父是战斗英雄——“叶挺连”首任连长高简银。距离高杨老家不远的杨口烈士陵园,安放着高简银烈士之墓。

王继华告诉记者,高简银于1922年出生在一个贫农家庭,在革命战斗中机智勇敢、不怕牺牲。高简银生前战友——原华野12纵队35旅103团团长王志增,曾向王继华讲述了高简银生前最后一场的经历。

据王志增回忆,1947年8月,华中野战军决定打下叶挺城(1946年,为纪念乘飞机失事牺牲的叶挺将军,盐城被命名为叶挺城)。华中野战军12纵队35旅103团根据上级的部署研究决定从1营2连抽31名自愿报名的党员干部和战士组成突击队,副连长高简银任突击队队长。8月11日午夜,高简银率领的突击队趁着炮战和夜色,悄悄行进至离叶挺城西北的护城河边。在下半夜,天空下起了小雨,潜伏的突击队员身上都湿透了,但没有一个人动弹。嗓子痒了,就抓撮泥土塞进嘴里。

8月12日拂晓5时整,三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总攻开始了。31名突击队员在高简银的率领下,如猛虎般冲到城下,仅用4分钟就登着云梯爬上城头。“胜利就在眼前!”高简银见红旗插上了城头,他边爬梯子边喊道。这时,一股敌人赶到城头,推倒了城墙边的云梯。高简银连人带梯重重地摔到护城河里,头昏眼花,四肢几乎不能动弹。城墙上的红旗手马标被敌人一枪击中胸膛,英勇牺牲。共产党员魏振邦见状,冲上去将倒下的红旗扶起。这时,三名敌人拿着长长的鱼叉向他扑来。他奋力刺倒了两个敌人,但被另一个敌人的鱼叉刺中,摔下城墙光荣牺牲。其他几名爬上城墙的突击队员也倒下了。

稍微恢复清醒的高简银没有畏惧,他带领剩下的几名队员,再一次登上了城墙,牢牢地保护城头上的红旗。面对敌人扔来的手榴弹,他们拾起来扔回敌群。他们的子弹打完了,就与敌人展开了殊死的肉搏战。在这千钧一发之际,2连终于登上了城头,击溃了敌人。在我军猛烈的攻势下,叶挺城重获解放。

1947年9月6日,12纵队和五分区召开了隆重的祝捷大会。会上,103团被授予“叶挺部队”光荣称号,2连被授予“叶挺连”光荣称号,高简银被授予“特等功臣”光荣称号,并任“叶挺连”连长。

祝捷大会后,高简银回乡养伤,1947年12月因伤重复发去世,时年25岁。

涟水县烈士陵园的浮雕

在抗洪中谱写的一曲壮丽青春之歌

4月4日,来自涟水县几所中小学的师生们在涟水县烈士陵园举行缅怀先烈的仪式。 记者发现,在涟水县长长的烈士名单中,黄在右是为数不多拥有真人照片的一位。黄在右是在和平年代里牺牲的烈士。

2000年8月28日到31日短短三天内,涟水县降雨量高达450.8毫米,肆虐的洪水吞没了全县近80万亩良田。时任大东镇团委副书记的黄在右心急如焚,他心里惦记的是地势低洼的刘赵组父老乡亲们的生命财产安全。8月31日,黄在右头顶滂沱大雨,脚下深一脚浅一脚地蹚着积水,挨家挨户地查看刘赵组灾情。

在70岁的马学乙老人家,洪水已经漫过了他家小百货铺的第一层货架。老夫妻俩正忙着抢救货物。黄在右冒着暴雨冲进小屋,将两位老人拉到安全地带,又返回去帮助转移煤气灶和其他值钱物品。在村民赵玉成家,夫妻俩死活也不肯离开摇摇欲坠的土坯屋,黄在右好说歹说劝他们离开后,又将他家的8只鹅撵到高处用网圈好才匆匆离去……一家又一家危房户在黄在右的协助下安全转移了。

从刘赵组到青龙河北岸,再到刘湾组,黄在右整整一天都奋战在抗洪救灾的第一线。途中返回刘赵组时,黄在右看到自己亲手转移的马学乙夫妻俩还在惦记着屋里的小百货,特地关照他们说:“马爹马奶,可千万千万不能再进去了,有人在啥事都好办!”直到老人答应了他才放心地离去。谁知这句话竟成为黄在右的最后遗言。告别老人后,黄在右继续向西准备看望被转移的另外几位老人。谁知路基被洪水淘空后发生了塌陷,匆匆行走的黄在右不幸滑入5米多深的漩涡里。数十名干部群众闻听黄在右落水,纷纷赶来加入营救,但黄在右仍然被洪魔夺去了生命,年仅25岁。

融媒体记者 刘权 傅停停

融媒体编辑 何渊

通讯员 何奇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