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新兵和家人一起在部队走红毯

©原创 刘权 2019-04-09 18:37

从江苏淮安回到山东日照老家后,农民老汉韩顺安“潮”了起来,不仅连续几天发了几十个朋友圈的状态,还逢人就掏出手机秀儿子的视频和图片,满脸的自豪与骄傲。

韩顺安的儿子叫韩锋,是驻淮73106部队的一名新兵。前几天,韩顺安和妻子以及另外14个受表彰的新兵家长受邀参加了该部新兵下连仪式,还和自己的孩子们一起走上红地毯。

新兵和家长一起走过红地毯

一份“毕业礼”,新兵与家人共见证

韩顺安是1986年入伍的老兵,他的父亲也是个军人。韩顺安告诉记者,2018年,儿子韩锋考上大学后却坚持要参军。“可能是受到我和他爷爷的影响,当时我们也同意了。”

韩锋这个“军三代”没有让家人失望。经过数月的新训,他完成了全部训练内容,在今年4月4日下连,进入战斗岗位。“部队领导说,‘您儿子很优秀’。”韩顺安很欣慰地说,韩锋是同一批入伍的20多个人里唯一一个拿到两次表彰的,部队邀请他和妻子参加儿子的下连仪式,让全家感到很骄傲。

4月4日,住在部队招待所的韩顺安和妻子起了个大早,一向省吃俭用的他们穿上为参加儿子下连仪式而特意买来的新衣服,老两口在镜子面前梳妆整理了好一阵子。“儿子在部队得了奖,咱不能给儿子丢人!”

在当天上午举行的颁奖典礼中,韩顺安看到韩锋捧着鲜红的荣誉证书,就像自己当年佩戴上功勋章一样。等到韩锋走下领奖台,他迫不及待地接过儿子手中地荣誉证书,翻看了一遍又一遍,操着一口浓重的山东口音骄傲地说:“三代从军,我儿子是最棒的……”

下午,包括韩顺安在内的15个受表彰新兵的家长一起走上红地毯,在部队官兵夹道欢迎的锣鼓声中,陪着他们的孩子下连。地毯的另一头,是印有韩锋和其他新兵典型照片的巨幅“射天狼战队”海报。

接过连长手中的钢枪,就是接过一份使命

一处老茧,见证新兵褪茧成蝶

在活动中,记者发现韩锋的母亲张加玲一直轻抚着儿子手掌心。本以为是母亲见到久别儿子,母爱本能的流露。可提到这,张加玲却流泪了。

“我摸的是儿子手掌心的一块老茧。”张加玲说,这块茧是儿子独立成长,融入部队大家庭的见证。

韩锋虽是家里的独子但从小就很懂事、勤劳。所以入伍后,韩锋的表现一直让他们很放心。可有段时间,张加玲和丈夫却从韩锋的电话里察觉出了一丝异样。“那是韩锋入伍四个月后,一向总爱和我们谈论部队生活的他突然表现得很沉闷。”当过兵的韩顺安敏感地意识到,儿子有事瞒着他们。

通过和班长的电话沟通,韩顺安了解到,原来是韩锋在一次单杠考核中受了伤,掌心磨掉了一大块皮,也正因为这样,这一科韩锋没考及格。由于受伤不能参加训练,韩锋很失落,感到自己给班里拖了后腿。

其实,韩锋的情况班长早有察觉。随后的几天里,班长每天坚持亲自给韩锋换药,还教他一些训练中的技巧方法,带着他一起做辅助训练。

班长的举动韩锋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渐渐地愿意和班长讲一些心里话,笑脸也多了,没等到伤口完全结痂他又回到了器械场。

“战友的关爱给了我练兵动力,也正因此,我今天才能获得这份荣誉。”最终,韩锋在结业考核中以43个引体向上的好成绩获得标兵。

家长观看新兵的基础训练科目汇报演示

一份荣耀,让家庭感悟到深深责任

“陪着儿子走过红地毯,手里拿着韩锋的证书,看着他接过连长的钢枪,那一刻我感到一种责任。”韩顺安参加完儿子的下连仪式后显得有些激动。在韩顺安夫妇看来,儿子参军既得到了锻炼成长也是为强国强军尽责,他们同样有责任。

“韩锋在部队表现好了,就是为部队提高战斗力作贡献,我们让韩锋安心服役,认真参加训练也是在为部队建设出力。”讲到这些时,老兵韩顺安目光坚定。

母亲张加玲身体一直不好,儿子入伍后不久她的老毛病又犯了,但这些事他们一个字都没向韩锋提过。

“不光这些,韩锋每次电话里问起家里的事,我们都说一切安好。”不爱说话的张加玲接过话茬,她告诉记者,韩锋入伍后,她一共哭过三次。

第一次是韩锋入伍登车的时候,第二次是除夕夜,第三次是这次来看到儿子登台领奖的那一刻。“不管是舍不得还是想念,我都没让韩锋看到我流泪,这一次流泪时为他感到骄傲。”有点腼腆的张加玲顿了顿,“只要儿子能在部队训练好,我们做家长的理所应当让他无后顾之忧!”

融媒体记者 刘权

融媒体编辑 何渊

通讯员 杨磊 薛维高

4

从江苏淮安回到山东日照老家后,农民老汉韩顺安“潮”了起来,不仅连续几天发了几十个朋友圈的状态,还逢人就掏出手机秀儿子的视频和图片,满脸的自豪与骄傲。

韩顺安的儿子叫韩锋,是驻淮73106部队的一名新兵。前几天,韩顺安和妻子以及另外14个受表彰的新兵家长受邀参加了该部新兵下连仪式,还和自己的孩子们一起走上红地毯。

新兵和家长一起走过红地毯

一份“毕业礼”,新兵与家人共见证

韩顺安是1986年入伍的老兵,他的父亲也是个军人。韩顺安告诉记者,2018年,儿子韩锋考上大学后却坚持要参军。“可能是受到我和他爷爷的影响,当时我们也同意了。”

韩锋这个“军三代”没有让家人失望。经过数月的新训,他完成了全部训练内容,在今年4月4日下连,进入战斗岗位。“部队领导说,‘您儿子很优秀’。”韩顺安很欣慰地说,韩锋是同一批入伍的20多个人里唯一一个拿到两次表彰的,部队邀请他和妻子参加儿子的下连仪式,让全家感到很骄傲。

4月4日,住在部队招待所的韩顺安和妻子起了个大早,一向省吃俭用的他们穿上为参加儿子下连仪式而特意买来的新衣服,老两口在镜子面前梳妆整理了好一阵子。“儿子在部队得了奖,咱不能给儿子丢人!”

在当天上午举行的颁奖典礼中,韩顺安看到韩锋捧着鲜红的荣誉证书,就像自己当年佩戴上功勋章一样。等到韩锋走下领奖台,他迫不及待地接过儿子手中地荣誉证书,翻看了一遍又一遍,操着一口浓重的山东口音骄傲地说:“三代从军,我儿子是最棒的……”

下午,包括韩顺安在内的15个受表彰新兵的家长一起走上红地毯,在部队官兵夹道欢迎的锣鼓声中,陪着他们的孩子下连。地毯的另一头,是印有韩锋和其他新兵典型照片的巨幅“射天狼战队”海报。

接过连长手中的钢枪,就是接过一份使命

一处老茧,见证新兵褪茧成蝶

在活动中,记者发现韩锋的母亲张加玲一直轻抚着儿子手掌心。本以为是母亲见到久别儿子,母爱本能的流露。可提到这,张加玲却流泪了。

“我摸的是儿子手掌心的一块老茧。”张加玲说,这块茧是儿子独立成长,融入部队大家庭的见证。

韩锋虽是家里的独子但从小就很懂事、勤劳。所以入伍后,韩锋的表现一直让他们很放心。可有段时间,张加玲和丈夫却从韩锋的电话里察觉出了一丝异样。“那是韩锋入伍四个月后,一向总爱和我们谈论部队生活的他突然表现得很沉闷。”当过兵的韩顺安敏感地意识到,儿子有事瞒着他们。

通过和班长的电话沟通,韩顺安了解到,原来是韩锋在一次单杠考核中受了伤,掌心磨掉了一大块皮,也正因为这样,这一科韩锋没考及格。由于受伤不能参加训练,韩锋很失落,感到自己给班里拖了后腿。

其实,韩锋的情况班长早有察觉。随后的几天里,班长每天坚持亲自给韩锋换药,还教他一些训练中的技巧方法,带着他一起做辅助训练。

班长的举动韩锋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渐渐地愿意和班长讲一些心里话,笑脸也多了,没等到伤口完全结痂他又回到了器械场。

“战友的关爱给了我练兵动力,也正因此,我今天才能获得这份荣誉。”最终,韩锋在结业考核中以43个引体向上的好成绩获得标兵。

家长观看新兵的基础训练科目汇报演示

一份荣耀,让家庭感悟到深深责任

“陪着儿子走过红地毯,手里拿着韩锋的证书,看着他接过连长的钢枪,那一刻我感到一种责任。”韩顺安参加完儿子的下连仪式后显得有些激动。在韩顺安夫妇看来,儿子参军既得到了锻炼成长也是为强国强军尽责,他们同样有责任。

“韩锋在部队表现好了,就是为部队提高战斗力作贡献,我们让韩锋安心服役,认真参加训练也是在为部队建设出力。”讲到这些时,老兵韩顺安目光坚定。

母亲张加玲身体一直不好,儿子入伍后不久她的老毛病又犯了,但这些事他们一个字都没向韩锋提过。

“不光这些,韩锋每次电话里问起家里的事,我们都说一切安好。”不爱说话的张加玲接过话茬,她告诉记者,韩锋入伍后,她一共哭过三次。

第一次是韩锋入伍登车的时候,第二次是除夕夜,第三次是这次来看到儿子登台领奖的那一刻。“不管是舍不得还是想念,我都没让韩锋看到我流泪,这一次流泪时为他感到骄傲。”有点腼腆的张加玲顿了顿,“只要儿子能在部队训练好,我们做家长的理所应当让他无后顾之忧!”

融媒体记者 刘权

融媒体编辑 何渊

通讯员 杨磊 薛维高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