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八千里问道英雄路——“八百勇士 天路筑梦”大型融媒体新闻行动报道组挺进天山

©原创 刘葆 杜勇清 刘志钧 陆春涛 宋强 2019-04-24 11:04

天山公路,又称“独库公路”,北起新疆“石油城”独山子,南至龟兹古国库车,全长562.75公里,是横贯在天山中段的交通大动脉,一条英雄之路。

1974年4月,军委工程兵第四工区从湖北宜昌移防新疆,担负天山公路施工任务,投入兵力13000人。1983年9月,天山公路建成通车。十年间,筑路官兵战冰雪斗严寒,纵穿巴音布鲁克草原,翻越四座冰达坂,跨过五条主河流,打风钻挖隧道,爬峭壁架桥梁,建涵洞铺路面,修筑防雪走廊,靠一锹一镐、用血肉之躯矗立起中国公路史上的精神丰碑。这13000名筑路英雄,有800余人来自淮安;800余名淮安籍筑路英雄,有4人壮烈牺牲,长眠在尼勒克乔尔玛烈士陵园,数十年来守望着天山。

英雄,是时代的先锋、民族的脊梁;天山,是淮安籍筑路老兵报国洒热血、铸就“天山精神”的土壤。4月20日傍晚6点,由淮安市退役军人事务局、淮安区委区政府、淮安报业传媒集团选派精兵强将组成的“八百勇士 天路筑梦”大型融媒体新闻行动报道组首批成员,擎起出征大旗,正式从淮安启程,奔赴采访报道的第一站、“天山精神”的重要源头——乔尔玛。

日夜兼程,向尼勒克进发

天山筑路十年,有2000多名官兵负伤致残。天路筑梦十年,168名筑路官兵为此献出了宝贵而年轻的生命,乔尔玛烈士陵园是他们永久的“家”。为他们守护“家园”的,是他们的战友——筑路老兵陈俊贵。

追寻跨越时空的记忆,向世人呈现800余名淮安籍筑路老兵的光辉岁月,作为天山公路修筑亲历者的陈俊贵,是此次新闻行动需要采访的关联人之一。与陈俊贵取得联系,成为当务之急。

得知新闻行动报道组即将出征新疆,淮安市援疆干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七师发改委副主任徐洪云迅速帮忙“穿针引线”,找到常州武进市援疆干部、尼勒克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承文明,问题很快迎刃而解。正准备从尼勒克家中返回乔尔玛烈士陵园的陈俊贵,听说了报道组新疆之行的目的后,当即在电话中回复报道组:“我在尼勒克等你们!”

带着这一约定,4月20日晚上11点10分,报道组从淮安机场飞抵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次日从地窝堡机场飞抵伊宁机场,再从伊宁市驱车国道218线,于当天下午5点10分赶到尼勒克县城,随即与承文明一道登门拜访,见到了为168名烈士守墓34年的陈俊贵,和他的老伴孙丽琴。

至此时,从淮安到尼勒克,报道组所跨越的陆地距离超过4000公里。报道组的到来,让两位老人欣喜不已。今年已59岁的陈俊贵激动地说:“你们从周恩来总理的家乡淮安,长途跋涉到这里来采访筑路老兵的功绩,同样令人敬佩。明天一早,天上就是下刀子,我也带你们一起到乔尔玛烈士陵园去,祭奠陵园里的4位淮安籍烈士,他们泉下有知,一定能感受到,党委政府和家乡人民没有忘记他们,一直挂念着他们。”

致敬英雄,雨雪无阻走天路

4月22日早上7点,天启微明,寒意习习。下了一夜的雨,仍在继续。从尼勒克县城到乔尔玛烈士陵园,路程约180公里。

陈俊贵、孙丽琴二老当向导,同车前往。从县城上218国道,道路湿滑,坑坑洼洼,车速缓慢,两小时后转入315省道,路况渐佳。约摸过了十分钟,复入石子路段,车行其间,人好比米筛上跳跃的黄豆,左右摇摆,上下颠簸,身不由己。

10点30分,雨渐密,伴着雪花。路的远方,一座纪念碑高耸入云。路,是天山脚下的路,两侧高山连绵、白雪皑皑,一排排雪里云杉苍翠挺拔;碑,是乔尔玛烈士纪念碑,碑下墓冢整齐肃穆,像战士在列队布阵。乔尔玛烈士陵园,到了。紧挨陵园的,是乔尔玛烈士纪念馆。

入馆,陈俊贵一边打开话匣,一边引导报道组走到一面刻有168名烈士姓名、牺牲年月等内容的英烈墙前,找寻修筑天山公路牺牲的四位淮安籍烈士的姓名:

张金龙,七师二十团92分队战士,江苏涟水县人,1978年1月入伍,1977年4月入团。1979年5月17日,在修筑独库公路中,为抢救国家财产,被水淹牺牲,时年19岁。

王克友,十二支队一一三团三营七连副班长,江苏淮安县人,1970年1月入伍,1972年1月入党。1975年6月20日,在施工现场牺牲,时年23岁。

艾少平,十二支队政治部宣传队队员,江苏淮安县人,1970年1月入伍,1973年5月入党。1980年9月,在执行任务中牺牲,时年28岁。

周文飞,十二支队后勤部汽教连教员,江苏淮安县人,1970年1月入伍,1971年7月入党。1976年12月13日,执行任务时牺牲,时年23岁。

驻足,肃立,听老人深情讲述。在雨雪飘飞中,走进烈士陵园,向烈士纪念碑鞠躬致敬,寻找陵园内四位烈士的墓碑。碑座黑底红字,碑旁葱莲吐白,像飘落的雪花,美丽而纯洁。站在碑前,大家手捧鲜花,洒下醇酒。鲜花金黄,醇酒浓香,是祭奠,也是告慰和致敬,告慰长眠在天山脚下的英魂,致敬天路筑梦牺牲的每一位英雄。

“去年9月,我和老伴专程去了淮安,寻找他们的父母,只有周文飞的母亲健在,今年93岁,其他三位烈士的父母已经去世。”陈俊贵说,几年前他和老伴孙丽琴做了一个决定:除了继续守护好烈士墓,还要在自己有生之年,尽最大努力找到168名烈士的亲人。

“走,我陪你们走一段天山公路。”出烈士陵园,雨雪渐紧,陈俊贵带着采访组以烈士陵园为起点,先驱车往南朝库车方向,而后折返奔向独山子。沿路,一边是雾气升腾的雪山,一边是湍急而下的河流,山上不时有碎石滚落,坍塌的山体随处可见,沥青路面却宽阔平坦。“现在走的这段路是在我们修筑的天山公路的基础上,由武警交通二总队于2008年重修的。当年修的是砂石路,只能走一辆车。修老路的时候,我参战;修新路的时候,我儿子参战。”老人动情地说,这条英雄之路啊,付出了几代人的心血。

有一件事让老人倍感骄傲:大儿子陈晓宏参军,和父亲是同一支部队,转业到独山子公路局上班后,去年8月,又主动来到乔尔玛,从父亲手中接棒,成为168位烈士的守墓人。

从天山公路回到烈士陵园,雪已不再飘洒,远处云山雾罩的天际,变得开阔而明亮了起来。

时隔33年,喜极而泣的重逢

说起淮安籍筑路老兵,陈俊贵高兴地告诉报道组:“做梦都没想到,时隔33年还能与自己当年的老连长史才顺重逢在乔尔玛,他就是你们淮安人。”

陈俊贵1979年1月参军,当年9月奉命从北京来到天山,参加修筑天山公路,驻扎在新源县那拉提,成为时任二营五连副连长史才顺手下的兵。

陈俊贵回忆,1980年史才顺晋升连长。这年4月,有两个营在玉希莫勒盖挖隧道。由于年前下了一冬的大雪,联络玉希莫勒盖与那拉提的电话线被积雪压断。团部命令二营五连派4名战士从那拉提到玉希莫勒盖送信,要求一天一夜之内送达。陈俊贵和另一名战士陈卫星在班长郑林书、副班长罗强带领下,领命出发,只带了20个馒头。“哪知道路上积雪有一米多深,开始还勉强能走,后来只能靠爬,偏偏又遇到了暴风雪,被围困了三天两宿,带去的馒头只剩下最后一个。”陈俊贵说,“老班长选择了把生的希望留给我,自己牺牲在了风雪中。”

最终,附近的牧民把陈俊贵救了。受冻导致肌肉萎缩的陈俊贵,在医院躺了三年。“住院期间,老连长常来看望我,我评定伤残等级,也是他帮的忙,对我们战士特别好,比亲兄弟还亲。”陈俊贵清楚地记得,自己退伍返乡,是老连长给送的行。

1985年,陈俊贵回到辽中县担任电影放映员,从此与老连长失去了联系。“前年,有几个淮安人到乔尔玛来,我请他们帮忙打听,看能否联系上老连长,结果还真联系上了。”陈俊贵说,去年老连长专程来了一趟乔尔玛,两人见面,激动得抱头痛哭。

“看到老连长身体很好,我就放心了。”陈俊贵说,“我这个老连长,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

(融媒体报道组刘葆、杜勇清、刘志钧、陆春涛、宋强从新疆乔尔玛发回的报道)

融媒体编辑 何渊

14

天山公路,又称“独库公路”,北起新疆“石油城”独山子,南至龟兹古国库车,全长562.75公里,是横贯在天山中段的交通大动脉,一条英雄之路。

1974年4月,军委工程兵第四工区从湖北宜昌移防新疆,担负天山公路施工任务,投入兵力13000人。1983年9月,天山公路建成通车。十年间,筑路官兵战冰雪斗严寒,纵穿巴音布鲁克草原,翻越四座冰达坂,跨过五条主河流,打风钻挖隧道,爬峭壁架桥梁,建涵洞铺路面,修筑防雪走廊,靠一锹一镐、用血肉之躯矗立起中国公路史上的精神丰碑。这13000名筑路英雄,有800余人来自淮安;800余名淮安籍筑路英雄,有4人壮烈牺牲,长眠在尼勒克乔尔玛烈士陵园,数十年来守望着天山。

英雄,是时代的先锋、民族的脊梁;天山,是淮安籍筑路老兵报国洒热血、铸就“天山精神”的土壤。4月20日傍晚6点,由淮安市退役军人事务局、淮安区委区政府、淮安报业传媒集团选派精兵强将组成的“八百勇士 天路筑梦”大型融媒体新闻行动报道组首批成员,擎起出征大旗,正式从淮安启程,奔赴采访报道的第一站、“天山精神”的重要源头——乔尔玛。

日夜兼程,向尼勒克进发

天山筑路十年,有2000多名官兵负伤致残。天路筑梦十年,168名筑路官兵为此献出了宝贵而年轻的生命,乔尔玛烈士陵园是他们永久的“家”。为他们守护“家园”的,是他们的战友——筑路老兵陈俊贵。

追寻跨越时空的记忆,向世人呈现800余名淮安籍筑路老兵的光辉岁月,作为天山公路修筑亲历者的陈俊贵,是此次新闻行动需要采访的关联人之一。与陈俊贵取得联系,成为当务之急。

得知新闻行动报道组即将出征新疆,淮安市援疆干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七师发改委副主任徐洪云迅速帮忙“穿针引线”,找到常州武进市援疆干部、尼勒克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承文明,问题很快迎刃而解。正准备从尼勒克家中返回乔尔玛烈士陵园的陈俊贵,听说了报道组新疆之行的目的后,当即在电话中回复报道组:“我在尼勒克等你们!”

带着这一约定,4月20日晚上11点10分,报道组从淮安机场飞抵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次日从地窝堡机场飞抵伊宁机场,再从伊宁市驱车国道218线,于当天下午5点10分赶到尼勒克县城,随即与承文明一道登门拜访,见到了为168名烈士守墓34年的陈俊贵,和他的老伴孙丽琴。

至此时,从淮安到尼勒克,报道组所跨越的陆地距离超过4000公里。报道组的到来,让两位老人欣喜不已。今年已59岁的陈俊贵激动地说:“你们从周恩来总理的家乡淮安,长途跋涉到这里来采访筑路老兵的功绩,同样令人敬佩。明天一早,天上就是下刀子,我也带你们一起到乔尔玛烈士陵园去,祭奠陵园里的4位淮安籍烈士,他们泉下有知,一定能感受到,党委政府和家乡人民没有忘记他们,一直挂念着他们。”

致敬英雄,雨雪无阻走天路

4月22日早上7点,天启微明,寒意习习。下了一夜的雨,仍在继续。从尼勒克县城到乔尔玛烈士陵园,路程约180公里。

陈俊贵、孙丽琴二老当向导,同车前往。从县城上218国道,道路湿滑,坑坑洼洼,车速缓慢,两小时后转入315省道,路况渐佳。约摸过了十分钟,复入石子路段,车行其间,人好比米筛上跳跃的黄豆,左右摇摆,上下颠簸,身不由己。

10点30分,雨渐密,伴着雪花。路的远方,一座纪念碑高耸入云。路,是天山脚下的路,两侧高山连绵、白雪皑皑,一排排雪里云杉苍翠挺拔;碑,是乔尔玛烈士纪念碑,碑下墓冢整齐肃穆,像战士在列队布阵。乔尔玛烈士陵园,到了。紧挨陵园的,是乔尔玛烈士纪念馆。

入馆,陈俊贵一边打开话匣,一边引导报道组走到一面刻有168名烈士姓名、牺牲年月等内容的英烈墙前,找寻修筑天山公路牺牲的四位淮安籍烈士的姓名:

张金龙,七师二十团92分队战士,江苏涟水县人,1978年1月入伍,1977年4月入团。1979年5月17日,在修筑独库公路中,为抢救国家财产,被水淹牺牲,时年19岁。

王克友,十二支队一一三团三营七连副班长,江苏淮安县人,1970年1月入伍,1972年1月入党。1975年6月20日,在施工现场牺牲,时年23岁。

艾少平,十二支队政治部宣传队队员,江苏淮安县人,1970年1月入伍,1973年5月入党。1980年9月,在执行任务中牺牲,时年28岁。

周文飞,十二支队后勤部汽教连教员,江苏淮安县人,1970年1月入伍,1971年7月入党。1976年12月13日,执行任务时牺牲,时年23岁。

驻足,肃立,听老人深情讲述。在雨雪飘飞中,走进烈士陵园,向烈士纪念碑鞠躬致敬,寻找陵园内四位烈士的墓碑。碑座黑底红字,碑旁葱莲吐白,像飘落的雪花,美丽而纯洁。站在碑前,大家手捧鲜花,洒下醇酒。鲜花金黄,醇酒浓香,是祭奠,也是告慰和致敬,告慰长眠在天山脚下的英魂,致敬天路筑梦牺牲的每一位英雄。

“去年9月,我和老伴专程去了淮安,寻找他们的父母,只有周文飞的母亲健在,今年93岁,其他三位烈士的父母已经去世。”陈俊贵说,几年前他和老伴孙丽琴做了一个决定:除了继续守护好烈士墓,还要在自己有生之年,尽最大努力找到168名烈士的亲人。

“走,我陪你们走一段天山公路。”出烈士陵园,雨雪渐紧,陈俊贵带着采访组以烈士陵园为起点,先驱车往南朝库车方向,而后折返奔向独山子。沿路,一边是雾气升腾的雪山,一边是湍急而下的河流,山上不时有碎石滚落,坍塌的山体随处可见,沥青路面却宽阔平坦。“现在走的这段路是在我们修筑的天山公路的基础上,由武警交通二总队于2008年重修的。当年修的是砂石路,只能走一辆车。修老路的时候,我参战;修新路的时候,我儿子参战。”老人动情地说,这条英雄之路啊,付出了几代人的心血。

有一件事让老人倍感骄傲:大儿子陈晓宏参军,和父亲是同一支部队,转业到独山子公路局上班后,去年8月,又主动来到乔尔玛,从父亲手中接棒,成为168位烈士的守墓人。

从天山公路回到烈士陵园,雪已不再飘洒,远处云山雾罩的天际,变得开阔而明亮了起来。

时隔33年,喜极而泣的重逢

说起淮安籍筑路老兵,陈俊贵高兴地告诉报道组:“做梦都没想到,时隔33年还能与自己当年的老连长史才顺重逢在乔尔玛,他就是你们淮安人。”

陈俊贵1979年1月参军,当年9月奉命从北京来到天山,参加修筑天山公路,驻扎在新源县那拉提,成为时任二营五连副连长史才顺手下的兵。

陈俊贵回忆,1980年史才顺晋升连长。这年4月,有两个营在玉希莫勒盖挖隧道。由于年前下了一冬的大雪,联络玉希莫勒盖与那拉提的电话线被积雪压断。团部命令二营五连派4名战士从那拉提到玉希莫勒盖送信,要求一天一夜之内送达。陈俊贵和另一名战士陈卫星在班长郑林书、副班长罗强带领下,领命出发,只带了20个馒头。“哪知道路上积雪有一米多深,开始还勉强能走,后来只能靠爬,偏偏又遇到了暴风雪,被围困了三天两宿,带去的馒头只剩下最后一个。”陈俊贵说,“老班长选择了把生的希望留给我,自己牺牲在了风雪中。”

最终,附近的牧民把陈俊贵救了。受冻导致肌肉萎缩的陈俊贵,在医院躺了三年。“住院期间,老连长常来看望我,我评定伤残等级,也是他帮的忙,对我们战士特别好,比亲兄弟还亲。”陈俊贵清楚地记得,自己退伍返乡,是老连长给送的行。

1985年,陈俊贵回到辽中县担任电影放映员,从此与老连长失去了联系。“前年,有几个淮安人到乔尔玛来,我请他们帮忙打听,看能否联系上老连长,结果还真联系上了。”陈俊贵说,去年老连长专程来了一趟乔尔玛,两人见面,激动得抱头痛哭。

“看到老连长身体很好,我就放心了。”陈俊贵说,“我这个老连长,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

(融媒体报道组刘葆、杜勇清、刘志钧、陆春涛、宋强从新疆乔尔玛发回的报道)

融媒体编辑 何渊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