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被货车碾压险被截肢,巧手医生“拆东墙补西墙”为她重造一只脚

©原创 金义旻 2019-05-27 14:12

自从4月14日左脚不幸被大货车碾压,43岁的杨女士已经历了大小6次手术,市一院骨科主任医师左文山“拆东墙补西墙”为其“再造一个脚”,让原本只剩下骨头、险被截肢的左脚恢复良好,重新走路指日可待。

“我们都不敢相信,以后还能再站起来走路。”昨天上午,记者在病房里见到了正卧床静养、状态不错的杨女士,身边的丈夫冯先生讲起这段经历时激动地说,“因为当时情景我是见过了,脚被压得惨不忍睹,太可怕了。”至今,冯先生都不敢想象是怎么挺过来的,“当时,我一心想着只要能把脚保下来下来就行了。”据她的主治医生左文山介绍,4月14日当天,患者杨女士被送来时情况非常糟糕,被货车碾压过的左脚只剩下骨头和缺损的神经,“脚面、脚底、脚踝、脚后跟什么都没有了,整个脚组织缺损非常严重。”而他们业内人有一句话“骨头断了不可怕,最怕的是组织缺损”。经过前期的清创、消肿、抗感染、止痛等对症治疗,杨女士的左脚逐渐好转,他先后从头部植皮,脚面的缺损的皮肤得到修复。但脚踝、脚底部分大面积组织缺损让左文山费了不少心思。

通过前期测量缺损组织的面积,左文山最终选择在杨女士大腿部取出大小30*22cm游离皮瓣移植到杨女士脚踝和脚跟部位,“这个手术叫游离股前外肌皮瓣移植修复术,是一个星期之前做的。”据左文山介绍,这个手术就像是“拆东墙补西墙”,手术难度非常大,如何“拆东墙”、如何“补西墙”是个技术活,既考验脑力也考验技艺,“因为这块游离的皮瓣组织是带着肌肉、血管和神经的,首先在哪里取就需要精准,这对医务人员解剖水平要求很高;其次,移植的面积也非常大,一般来说这么大的游离皮瓣移植很难成活,风险比较高。”左文山说解释说。

经过一个多星期的观察治疗,目前移植在脚上的游离皮瓣恢复良好,“估计再经过一两次手术治疗,患者就可以出院了。”得知自己不但左脚保住了,还能再重新下地走路,杨女士和她的家人都非常开心。

融媒体记者 金义旻

融媒体编辑 李昱

通讯员 陆雪川

6

自从4月14日左脚不幸被大货车碾压,43岁的杨女士已经历了大小6次手术,市一院骨科主任医师左文山“拆东墙补西墙”为其“再造一个脚”,让原本只剩下骨头、险被截肢的左脚恢复良好,重新走路指日可待。

“我们都不敢相信,以后还能再站起来走路。”昨天上午,记者在病房里见到了正卧床静养、状态不错的杨女士,身边的丈夫冯先生讲起这段经历时激动地说,“因为当时情景我是见过了,脚被压得惨不忍睹,太可怕了。”至今,冯先生都不敢想象是怎么挺过来的,“当时,我一心想着只要能把脚保下来下来就行了。”据她的主治医生左文山介绍,4月14日当天,患者杨女士被送来时情况非常糟糕,被货车碾压过的左脚只剩下骨头和缺损的神经,“脚面、脚底、脚踝、脚后跟什么都没有了,整个脚组织缺损非常严重。”而他们业内人有一句话“骨头断了不可怕,最怕的是组织缺损”。经过前期的清创、消肿、抗感染、止痛等对症治疗,杨女士的左脚逐渐好转,他先后从头部植皮,脚面的缺损的皮肤得到修复。但脚踝、脚底部分大面积组织缺损让左文山费了不少心思。

通过前期测量缺损组织的面积,左文山最终选择在杨女士大腿部取出大小30*22cm游离皮瓣移植到杨女士脚踝和脚跟部位,“这个手术叫游离股前外肌皮瓣移植修复术,是一个星期之前做的。”据左文山介绍,这个手术就像是“拆东墙补西墙”,手术难度非常大,如何“拆东墙”、如何“补西墙”是个技术活,既考验脑力也考验技艺,“因为这块游离的皮瓣组织是带着肌肉、血管和神经的,首先在哪里取就需要精准,这对医务人员解剖水平要求很高;其次,移植的面积也非常大,一般来说这么大的游离皮瓣移植很难成活,风险比较高。”左文山说解释说。

经过一个多星期的观察治疗,目前移植在脚上的游离皮瓣恢复良好,“估计再经过一两次手术治疗,患者就可以出院了。”得知自己不但左脚保住了,还能再重新下地走路,杨女士和她的家人都非常开心。

融媒体记者 金义旻

融媒体编辑 李昱

通讯员 陆雪川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