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从哈尔滨到三亚,从亚洲到北美洲…… 如今的淮安人,说走就走

©原创 刘权 傅停停 吴海涛 2019-09-27 10:44

9月27日是世界旅游日。古代西方一位哲人曾说过:世界是一本书,不旅行的人只看到其中的一页。这句话,意在鼓励大家及时出发,去看大千世界这本“书”。30多年来,我市旅游事业快速发展,旅游观念深入人心,旅游已成为淮安人的一种生活方式。

杨方恒: 怀着勇敢的心,寻找不一样的风景

对于旅游资深爱好者杨方恒来说,旅游是一趟寻找不一样的风景的特殊经历。从最初的单纯喜欢到后来的全身心投入,杨方恒逐渐把户外旅游当成了自己的事业。

“我从小就爱动,学生时代是体育达人,2005年前后接触到户外旅游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地喜欢上了。”杨方恒说,以前是把户外旅游作为爱好,后来觉得这将是一个蓬勃发展的产业,便辞去了原来的工作,把开展户外旅游当成了自己的事业。如今,以他为主要负责人之一的“征途户外俱乐部”已初具规模,在淮安驴友中也小有名气。

“我们这个圈子主要依靠的是口口相传,大家玩得好了再介绍别的朋友进来。”杨方恒介绍,参加户外旅游的驴友中,中年人居多,因为这项爱好不仅需要体力,而且“有一点耗钱”。其中,私营企业者、医生和教师这三种职业最常见。“户外旅游不仅能锻炼身体,还能带来不一样的心灵体验,这也正是大家喜欢它的原因。”

杨方恒告诉记者,他们这些户外旅游爱好者,从来不选成熟的著名景点当目的地,而是更喜欢通过一番辛苦的奔波、一番充满风险的探索,去寻求大自然之美。“户外旅游是穿过崩溃边缘后体会快感。参加户外旅游,需要有一颗勇敢的心,同时兼具自理能力和团队精神,浅尝辄止的享受心态和个人英雄主义都是不受欢迎的。”在过去的旅途中,恶劣天气、山体塌方、泥石流、地震这些事先无法预判的风险,他们都曾经遇到过,但回报也非常让人惊喜,“我们在大雨中艰难地登山,才看到了云海的壮丽;我们克服重重困难爬上雪山,才领略到了和普通高山不一样的巍峨;我们在泥泞和荆棘中艰难跋涉,才体会到大雨后的森林原来更赏心悦目。”杨方恒回忆说,在看似自找苦吃的旅途中,大家也有了一些意外收获:一起经历过艰难险阻的旅游同伴们,最后都成了感情很好的“生死兄弟”。

接下来,杨方恒和他的户外旅行爱好者同伴们,准备去新疆看胡杨林,去泰山之颠赏秋叶,还准备去贝加尔湖之畔寻找极光。“不经历风雨怎样见彩虹?艰辛却又充满乐趣的户外旅游,能让我们知道人类在大自然面前的渺小,从而让我们学会更好地与别人相处,更从容地面对人生中遇到的困难。”杨方恒说。

王成彪: 在南极,留下淮安人的足迹

日本、新加坡、马尔代夫、希腊、阿尔巴尼亚、意大利、克罗地亚、英国、冰岛、美国、古巴、秘鲁……今年64岁的王成彪走过的国家达数十个。旅行后,留给他的是一段段视频、一张张照片,还有那一瓶瓶酒。

王成彪退休前在文艺剧团工作,在外地演出时,受到当地人的热情款待。好客的人们举杯,欢迎远道而来的王成彪等人。渐渐地, 王成彪品尝了各地的美酒,也从各地购买了美酒。在王成彪家的酒柜上,摆放着茅台、郎酒、剑南春、古井、金门高粱等白酒,从包装盒上就可看出“年代感”。原来,王成彪的酒量并不大,但好酒,而且好陈酒。家中的这些陈酿,少则5年,多则30多年。“平时就放在那,看看玩玩,有时候会喝一点,我最喜欢的还是酱香型白酒。”王成彪笑着说。

2012年,大病初愈的王成彪决定出国走一走,让晚年生活过得更精彩。几年来,他的足迹已经踏遍亚洲、北美洲、南美洲、欧洲、非洲,甚至是人迹罕至的南极洲。饱览异域风情的他,对各国的美酒也很感兴趣,利用旅游购买了不少美酒。如今,王成彪家的酒柜上,除了中国的白酒,还摆着各种洋酒,包括威士忌、人头马、伏特加、XO等。“时间长了,有的酒叫啥名字我都忘了。”他笑着说。

记者看到,这些洋酒造型各异,容量不同,其中一瓶XO只有普通香烟盒大小。“这是我在巴黎老佛爷店里买的。当时巧得很,销售员是一名南京的留学生,算是老乡了。据他介绍,这是正宗的XO。价格倒不贵,150元。”王成彪拿着这一小瓶XO对记者说。

一个袋装的10小瓶威士忌最令王成彪喜爱,因为其中一瓶据说是用南极水酿制而成。2017年底,王成彪曾赴南极旅游,在那片雪原留下了淮安人的足迹。南极无人常住,不酿制酒,这瓶酒也算弥补了他没能在南极买到美酒的“遗憾”。

李晗: 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摩托旅行

淮阴师范学院体育学院的李晗老师有一段骄人的经历:他曾经两次独自骑摩托从淮安一路到西藏,虽然途中也经历了一些挫折和困难,但他认为这一切都是值得的,“过程比到达终点更重要。”

李晗把骑摩托的旅游方式叫做“摩旅”。他第一次摩旅经历是在2018年7月18日,从淮安出发,途经安庆、宜昌、重庆、成都、拉萨、日喀则、加德满都等地,历时27天。今年8月初,李晗又开启了他的第二次摩旅之行,从淮安骑行至安庆、黄石、铜仁、昆明、丽江、香格里拉和中缅边境的丙察察等地,最终到达拉萨,历时14天。

“摩旅有点像自驾游,但比自驾游更自由,速度快、不堵车,走在路上想停就停,乐趣也更多。”李晗说,他第一次摩旅去西藏之前,其实非常忐忑,害怕安全问题,害怕语言不通,提前做了很多攻略,规划好了路线,还吃了一些抗高原反应的药。第二次因为有了经验就轻松多了,带上换洗衣物和车辆维修工具就出发,真正做到了“说走就走的旅行”。

李晗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今年从丙察察入藏的那段旅途。丙察察到西藏有段路路况很差,颠簸不说还有很多碎石,只能把车速放慢到20公里/时,一天要骑十几个小时,当时天很冷,有时还会下雨,滋味很不好受。还有一次,李晗因为高原反应导致骑车的时候犯困,加上下过雨后道路湿滑,结果摩托车侧翻了,他被车压住起不来,半个小时后才有两位路过的藏民老乡帮他把车抬起来,最终有惊无险。

“在西藏,到处都是风景,天蓝得令人心醉,白云似乎就在头顶上,四周壮丽的雪山随时跃入眼帘,身心也仿佛经历了一次彻底的洗礼。”李晗说,摩旅的经历磨练了他的意志,教会了他在困难面前不轻易放弃。

“我很享受骑着摩托风迎面扑来和没有明确目的地、自由自在的感觉。明年,我计划来一次摩旅环游新疆。”不过他提醒说,独自进行摩旅有一定风险,如果有市民想尝试,一定要提前做好攻略,注意安全。

丁骙: 从海洋到天空,发现生命之美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正如歌词里所唱的那样,出生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丁骙与许多同龄人一样,从小就有一个环游世界的梦想,“读书与旅行是我最热爱的两件事情,身体和心灵,必须有一个在旅行的路上。”

“大学之前的生活,主要以学习为主,但丰富知识储备的过程同样也是心灵上的一段旅行。”进入大学后,丁骙有了更多可供自由支配时间,他便利用寒暑假出去旅行,将平时省吃俭用攒下来的生活费,换成了一张张车票与一把把民宿的钥匙。“那时候因为经费有限,目的地多以周边省市景点为主,路途虽然并不遥远,但同样可以感受祖国的大好山河、绮丽风景。”大学四年间,他触摸过哈尔滨街头的各色冰雕,感受了呼伦贝尔大草原的辽阔,在天安门广场上目睹了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参加工作后,有了经济来源,于是就想着走得更远些,去看看这世界上别处的风景。”丁骙告诉记者,不管是国内游还是出国游,从小性格活跃跳脱的他,喜欢在这过程中去体验一些不一样的项目。“我想去看一看海底色彩斑斓的鱼群。”于是他前往马来西亚的巴沙岛,在伸手可及的鱼群和海底五彩斑斓的活珊瑚中潜水畅游;“我想去拥抱蔚蓝的天空,像一只鸟儿一样飞翔。”于是他从尼泊尔博卡拉的一座山峰上俯冲下来,望着脚下的费瓦湖,感受到海天一色的风景。

“旅行,不要害怕错过什么,因为在路上我们就已经收获了自由自在的好心情。抛开城市的烦扰与压力,换一个视角去发现生命不一样的美好。”丁骙说。

融媒体记者  刘权 傅停停 吴海涛

融媒体编辑 潘永勇

10

9月27日是世界旅游日。古代西方一位哲人曾说过:世界是一本书,不旅行的人只看到其中的一页。这句话,意在鼓励大家及时出发,去看大千世界这本“书”。30多年来,我市旅游事业快速发展,旅游观念深入人心,旅游已成为淮安人的一种生活方式。

杨方恒: 怀着勇敢的心,寻找不一样的风景

对于旅游资深爱好者杨方恒来说,旅游是一趟寻找不一样的风景的特殊经历。从最初的单纯喜欢到后来的全身心投入,杨方恒逐渐把户外旅游当成了自己的事业。

“我从小就爱动,学生时代是体育达人,2005年前后接触到户外旅游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地喜欢上了。”杨方恒说,以前是把户外旅游作为爱好,后来觉得这将是一个蓬勃发展的产业,便辞去了原来的工作,把开展户外旅游当成了自己的事业。如今,以他为主要负责人之一的“征途户外俱乐部”已初具规模,在淮安驴友中也小有名气。

“我们这个圈子主要依靠的是口口相传,大家玩得好了再介绍别的朋友进来。”杨方恒介绍,参加户外旅游的驴友中,中年人居多,因为这项爱好不仅需要体力,而且“有一点耗钱”。其中,私营企业者、医生和教师这三种职业最常见。“户外旅游不仅能锻炼身体,还能带来不一样的心灵体验,这也正是大家喜欢它的原因。”

杨方恒告诉记者,他们这些户外旅游爱好者,从来不选成熟的著名景点当目的地,而是更喜欢通过一番辛苦的奔波、一番充满风险的探索,去寻求大自然之美。“户外旅游是穿过崩溃边缘后体会快感。参加户外旅游,需要有一颗勇敢的心,同时兼具自理能力和团队精神,浅尝辄止的享受心态和个人英雄主义都是不受欢迎的。”在过去的旅途中,恶劣天气、山体塌方、泥石流、地震这些事先无法预判的风险,他们都曾经遇到过,但回报也非常让人惊喜,“我们在大雨中艰难地登山,才看到了云海的壮丽;我们克服重重困难爬上雪山,才领略到了和普通高山不一样的巍峨;我们在泥泞和荆棘中艰难跋涉,才体会到大雨后的森林原来更赏心悦目。”杨方恒回忆说,在看似自找苦吃的旅途中,大家也有了一些意外收获:一起经历过艰难险阻的旅游同伴们,最后都成了感情很好的“生死兄弟”。

接下来,杨方恒和他的户外旅行爱好者同伴们,准备去新疆看胡杨林,去泰山之颠赏秋叶,还准备去贝加尔湖之畔寻找极光。“不经历风雨怎样见彩虹?艰辛却又充满乐趣的户外旅游,能让我们知道人类在大自然面前的渺小,从而让我们学会更好地与别人相处,更从容地面对人生中遇到的困难。”杨方恒说。

王成彪: 在南极,留下淮安人的足迹

日本、新加坡、马尔代夫、希腊、阿尔巴尼亚、意大利、克罗地亚、英国、冰岛、美国、古巴、秘鲁……今年64岁的王成彪走过的国家达数十个。旅行后,留给他的是一段段视频、一张张照片,还有那一瓶瓶酒。

王成彪退休前在文艺剧团工作,在外地演出时,受到当地人的热情款待。好客的人们举杯,欢迎远道而来的王成彪等人。渐渐地, 王成彪品尝了各地的美酒,也从各地购买了美酒。在王成彪家的酒柜上,摆放着茅台、郎酒、剑南春、古井、金门高粱等白酒,从包装盒上就可看出“年代感”。原来,王成彪的酒量并不大,但好酒,而且好陈酒。家中的这些陈酿,少则5年,多则30多年。“平时就放在那,看看玩玩,有时候会喝一点,我最喜欢的还是酱香型白酒。”王成彪笑着说。

2012年,大病初愈的王成彪决定出国走一走,让晚年生活过得更精彩。几年来,他的足迹已经踏遍亚洲、北美洲、南美洲、欧洲、非洲,甚至是人迹罕至的南极洲。饱览异域风情的他,对各国的美酒也很感兴趣,利用旅游购买了不少美酒。如今,王成彪家的酒柜上,除了中国的白酒,还摆着各种洋酒,包括威士忌、人头马、伏特加、XO等。“时间长了,有的酒叫啥名字我都忘了。”他笑着说。

记者看到,这些洋酒造型各异,容量不同,其中一瓶XO只有普通香烟盒大小。“这是我在巴黎老佛爷店里买的。当时巧得很,销售员是一名南京的留学生,算是老乡了。据他介绍,这是正宗的XO。价格倒不贵,150元。”王成彪拿着这一小瓶XO对记者说。

一个袋装的10小瓶威士忌最令王成彪喜爱,因为其中一瓶据说是用南极水酿制而成。2017年底,王成彪曾赴南极旅游,在那片雪原留下了淮安人的足迹。南极无人常住,不酿制酒,这瓶酒也算弥补了他没能在南极买到美酒的“遗憾”。

李晗: 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摩托旅行

淮阴师范学院体育学院的李晗老师有一段骄人的经历:他曾经两次独自骑摩托从淮安一路到西藏,虽然途中也经历了一些挫折和困难,但他认为这一切都是值得的,“过程比到达终点更重要。”

李晗把骑摩托的旅游方式叫做“摩旅”。他第一次摩旅经历是在2018年7月18日,从淮安出发,途经安庆、宜昌、重庆、成都、拉萨、日喀则、加德满都等地,历时27天。今年8月初,李晗又开启了他的第二次摩旅之行,从淮安骑行至安庆、黄石、铜仁、昆明、丽江、香格里拉和中缅边境的丙察察等地,最终到达拉萨,历时14天。

“摩旅有点像自驾游,但比自驾游更自由,速度快、不堵车,走在路上想停就停,乐趣也更多。”李晗说,他第一次摩旅去西藏之前,其实非常忐忑,害怕安全问题,害怕语言不通,提前做了很多攻略,规划好了路线,还吃了一些抗高原反应的药。第二次因为有了经验就轻松多了,带上换洗衣物和车辆维修工具就出发,真正做到了“说走就走的旅行”。

李晗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今年从丙察察入藏的那段旅途。丙察察到西藏有段路路况很差,颠簸不说还有很多碎石,只能把车速放慢到20公里/时,一天要骑十几个小时,当时天很冷,有时还会下雨,滋味很不好受。还有一次,李晗因为高原反应导致骑车的时候犯困,加上下过雨后道路湿滑,结果摩托车侧翻了,他被车压住起不来,半个小时后才有两位路过的藏民老乡帮他把车抬起来,最终有惊无险。

“在西藏,到处都是风景,天蓝得令人心醉,白云似乎就在头顶上,四周壮丽的雪山随时跃入眼帘,身心也仿佛经历了一次彻底的洗礼。”李晗说,摩旅的经历磨练了他的意志,教会了他在困难面前不轻易放弃。

“我很享受骑着摩托风迎面扑来和没有明确目的地、自由自在的感觉。明年,我计划来一次摩旅环游新疆。”不过他提醒说,独自进行摩旅有一定风险,如果有市民想尝试,一定要提前做好攻略,注意安全。

丁骙: 从海洋到天空,发现生命之美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正如歌词里所唱的那样,出生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丁骙与许多同龄人一样,从小就有一个环游世界的梦想,“读书与旅行是我最热爱的两件事情,身体和心灵,必须有一个在旅行的路上。”

“大学之前的生活,主要以学习为主,但丰富知识储备的过程同样也是心灵上的一段旅行。”进入大学后,丁骙有了更多可供自由支配时间,他便利用寒暑假出去旅行,将平时省吃俭用攒下来的生活费,换成了一张张车票与一把把民宿的钥匙。“那时候因为经费有限,目的地多以周边省市景点为主,路途虽然并不遥远,但同样可以感受祖国的大好山河、绮丽风景。”大学四年间,他触摸过哈尔滨街头的各色冰雕,感受了呼伦贝尔大草原的辽阔,在天安门广场上目睹了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参加工作后,有了经济来源,于是就想着走得更远些,去看看这世界上别处的风景。”丁骙告诉记者,不管是国内游还是出国游,从小性格活跃跳脱的他,喜欢在这过程中去体验一些不一样的项目。“我想去看一看海底色彩斑斓的鱼群。”于是他前往马来西亚的巴沙岛,在伸手可及的鱼群和海底五彩斑斓的活珊瑚中潜水畅游;“我想去拥抱蔚蓝的天空,像一只鸟儿一样飞翔。”于是他从尼泊尔博卡拉的一座山峰上俯冲下来,望着脚下的费瓦湖,感受到海天一色的风景。

“旅行,不要害怕错过什么,因为在路上我们就已经收获了自由自在的好心情。抛开城市的烦扰与压力,换一个视角去发现生命不一样的美好。”丁骙说。

融媒体记者  刘权 傅停停 吴海涛

融媒体编辑 潘永勇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