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悦读】东躲西藏的童年 我党在淮最早的地下交通站 ——张华东讲述其祖父张涛亭的故事

包健伟 王卫华 胡崇明 2019-07-30 14:51 淮海晚报  

核心提示

淮阴区淮高镇团结村,是个花香裹着的静静的村庄。沿着弯弯的小路走进村子的中心,眼前便有了一栋红色砖墙的小宅院。它有一个院子,九间屋子,面积不大,只有260平方米。不过它方方正正,端端庄庄,在阳光下显得那么朝气焕发。这就是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大革命时期在淮阴县建立的江北两淮地下交通站。当年这里属于大兴庄。按照革命历史的年限推断,这当是我党在淮安地区建立的最早的地下交通站。

这个交通站的站长是兼着共产党淮阴县第五区委书记的张涛亭。

近日,我们见到了张涛亭的孙子张华东,听他讲述了他祖父的故事,考证了这段鲜为人知的党史传奇。

福子

在团结村,张华东为我们介绍了他祖父张涛亭的传奇经历。

张涛亭家祖祖辈辈是当地的农民。张涛亭的父亲叫张如起,娶妻吴氏,生有一个女儿。张如起是个知书达礼之人,老宅里贴着的祖训是:“守祖宗清白二字,教子孙耕读两行。”有点经济实力,又有文化,这家庭本是个人人羡慕的家庭呢。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在1913年大年三十的晚上,张如起突然病了,大年初一,他竟撤手人寰。这时吴氏腹中还怀着一个孩子。

在这年七月,孩子出生了,是个男孩,大人给他起名张福成,小名福子。他即是后来的张涛亭。

张家没有了成年男人,只有貌美如仙的女人,还有百亩田地,男丁只有一个娃娃,这不能不让坏人打起了张家的主意。一天,土匪盯上了福子的消息传到了张家。女人怕了,把福子送到两里外的谷庄姐姐家。姐姐家有成年男人,姐姐的三儿子比福子大一岁,两个孩子正好作伴。福子就这样住到了谷庄,福子在这里结识了一群小伙伴姜明、谷儒珍、谷正容,他们长大后都成了革命的骨干。如谷正容,成年后他娶妻吴华,吴华是打响淮海地区抗日第一枪的淮阴义勇队总指挥吴觉的堂妹妹,因此福子后来就结识了吴觉;谷正容还有个二姐,嫁给丁集娘子庄(解放后称为娘庄一队)的石振家。石振家在“七七事变”抗战全面爆发后,在泗阳临河集参加了由中共党员、东北军第57军某团团长万毅(1955年授衔中将)举办的军事培训班学习。1940年10月,他在山东分局党训班参加中国共产党。因此福子又结识了石振家。

一个地方不能住得太久,福子又被转到徐溜的小李庄,那里是他外婆家。在外婆家住了一段时间,福子又要转移了。这次转移他还改个名字叫张涛亭,住到现为丁集桥东村的四姑家。这里与娘子庄很近。1937年底,宋振鼎、吴觉、谢冰岩、夏如爱等人在淮阴城组织苏北抗日同盟会,发动群众抗日,娘子庄成了抗战初期淮阴革命志士的聚合地,福子在这里受到了革命的熏陶。

漂泊不定,东躲西藏的生活,让张涛亭心灵很受伤害,产生了对旧社会的无比痛恨。对旧事物的仇恨,就意味着对新事物的接受。共产党代表的新的社会的曙光,在远方向他招手。

大兴庄暴动

建站

1930年,中共江苏省委召开会议,决定在全省各地组织武装暴动,建立苏维埃政权。接到省委指示,淮阴中心县委(又称淮盐中心县委)决定设七个暴动区,涟水四个,淮阴北乡、淮安北乡、泗阳李口各一个,暴动日期统一定在1930年8月1日,以纪念“八一”南昌起义三周年。当时淮阴北乡地下党组织力量较强,建有五里庄支部、大兴庄支部、山尖支部、老张集支部、渔沟支部、徐溜支部、三棵树支部,群众基础较好。而地主中最反动的则是大兴庄的地主吴伸谷,他在大兴庄圩子内盖了四个砖头炮楼,组建有数十条枪的民团武装。为了打击最反动的地主,县委决定在大兴庄组织暴动。大兴庄暴动由时任淮阴县委书记的王伯谦与淮阴县委委员、淮阴北区书记的陈霞霖共同组织领导。

暴动前一天晚上,山尖党支部书记王振彩率领数十人,携带短枪,以赌博为名进入圩内。8月1日拂晓,王伯谦、陈霞霖率领党员和群众100多人化装成赶集的农民进入庄内。一声令下,大家戴上红色袖章,冲向武装民团的驻地。事先打入民团内部的赤色群众开了驻地大门,天亮时,民团已被缴了械,陈霞霖还带人活捉了地主吴伸谷,缴获了他的法国产盒子枪。暴动中共缴获枪支40余条。陈霞霖将绣有斧头镰刀的红旗高高地插在了大兴庄的圩门上。接着召开农民大会,宣传党的政策,斗了地主,当众烧毁了地主的地契、账册和债条;还打开了地主的粮仓,救济了贫苦农民。下午三点多钟,陈霞霖在大兴庄小学写好了大兴庄苏维埃暴动布告,宣布成立地方苏维埃政府。这时国民党淮阴县常备队来镇压暴动了。于是按照事前的部署,暴动队伍迅速藏好枪支,各自回家。身份已暴露的同志则迅速转移到外地了。

这就是大兴庄暴动。

现在的资料说,张涛亭参加了大兴庄暴动,且已是地下交通站站长。这年,张涛亭17岁。交通站前有一条交通沟,是方便交通员在紧急时候转移的。当时的交通员有胡奠清等人。在大兴庄暴动时,张涛亭带着胡奠清等两名交通员,埋伏在交通沟里,竟缴获了敌人的一杆枪。

根据这个记载,张涛亭应当在1930年之前就建立了我党的这个江北两淮地下交通站,可以说,张涛亭的地下交通站是淮安地区在第一次大革命期间建立的交通站,是有资料记载的第一个交通站(相信没有记载的交通站还会有),而且是一直在有效运作的地下交通站。

地下交通站的作用

接头

张涛亭是1928年参加革命工作的,当年肖庆山就发展他入了党。但也有资料说,到1931年,他转入中国共产党。细细想来,也许他是这时候才办的正式入党手续。

1935年2月19日至20日,上海中央局书记黄文杰等各部负责同志被捕达30余人,至此白区中央局领导机关陷于瘫痪。当时江苏省委也设在上海,党组织也被破坏殆尽。

但在淮阴县,张涛亭的交通站还在运行中。

“七七事变”后,国共再次合作,结成统一战线。共产党抓住这个机会,向各地派出人员,拓展自己的组织。1939年8月,有两个女同志来到了淮阴县大兴庄张涛亭的地下交通站。

她们说出了暗号: 火叉(头);张涛亭回了暗号:二柄。接上关系后张涛亭得知,她们中一个叫杨纯,是八路军山东抗日第四游击支队队长,山东淄博特委组织部部长。现被任命为皖东北特委书记,前来开辟淮海地区工作。另一个叫李风,也是八路军宣传队员,是杨纯的助手。

杨纯是四川人,李风是山东人,对淮阴县地理十分不熟悉。她俩住下后,提出能不能给她们画张淮阴北乡的草图。张涛亭点了头,找到了表兄谷儒珍帮忙。谷儒珍书读得多,文化程度好,他先在纸上打上方格,每格代表十里路,再标上各区乡。这样乡镇位置、距离一目了然,一张精美的地图就绘好了。

杨纯用这张地图开展起工作来。同年10月,淮阴县委整顿和发展北区基层党组织,成立了五区区委,辖花庄支部,郭大树支部,吴老庄支部和南营支部。张涛亭被任任命为区委书记。五区所属范围比较广,南至南张圩,北至北张圩北后六塘河南岸,西至泗阳县部分,东到涟水成集以及余圩、麻垛,总面积约2000平方公里。在这块热土上,抗战期间涌现出许许多多的感人故事,如“周家三只虎”“苏家两条龙”“刘家独角牛”等,都是淮安党史上的经典事例。

张涛亭的地下交通站还来过一位大领导,由张涛亭带路去涡阳县。当晚出发时,在朱南荡竟遇到顽军。张涛亭利用自己地势熟的优势,带着大领导一行一连跑过了18块芦苇地,最终摆脱了顽军,把领导平安地送出了境。此夜过后,张涛亭累出了当地百姓称之为“脾块病”的疾病,腹中长有一个手摸得着的疙瘩,还会有腹水。

张华东介绍,他祖父张涛亭的地下交通站,随着淮阴县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建立也完成了历史使命,自然取消。

1940年9月6日,在原来地下交通站的大兴庄,挂上了淮阴县抗日民主政府的牌子,办公地点就在张涛亭小时候躲过的徐溜乡小李庄。在交通站的北边,还设立了我军一个兵工厂,每天在里面生产手榴弹……1948年,张涛亭因“脾块病”而辞世。

一晃全国解放70年了,地下交通站的老宅还在,人民政府还没有忘记这个江北两淮交通站和站长张涛亭为革命做出的贡献,就是在“文革”和其他平坟运动中,张涛亭的墓还被当地政府保留,当地的干部还经常在群众中宣讲张涛亭的事迹。

现在交通站老宅边上新建了一个展览馆,正在收集资料和文件,准备布展。(包健伟 王卫华 胡崇明)

▲张涛亭孙子张华东(左)接受采访

张涛亭

已经建成即将开放的交通站陈列室

交通站原址上的新建筑

家中供奉的张涛亭等人牌位

融媒体编辑 潘永勇

5

核心提示

淮阴区淮高镇团结村,是个花香裹着的静静的村庄。沿着弯弯的小路走进村子的中心,眼前便有了一栋红色砖墙的小宅院。它有一个院子,九间屋子,面积不大,只有260平方米。不过它方方正正,端端庄庄,在阳光下显得那么朝气焕发。这就是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大革命时期在淮阴县建立的江北两淮地下交通站。当年这里属于大兴庄。按照革命历史的年限推断,这当是我党在淮安地区建立的最早的地下交通站。

这个交通站的站长是兼着共产党淮阴县第五区委书记的张涛亭。

近日,我们见到了张涛亭的孙子张华东,听他讲述了他祖父的故事,考证了这段鲜为人知的党史传奇。

福子

在团结村,张华东为我们介绍了他祖父张涛亭的传奇经历。

张涛亭家祖祖辈辈是当地的农民。张涛亭的父亲叫张如起,娶妻吴氏,生有一个女儿。张如起是个知书达礼之人,老宅里贴着的祖训是:“守祖宗清白二字,教子孙耕读两行。”有点经济实力,又有文化,这家庭本是个人人羡慕的家庭呢。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在1913年大年三十的晚上,张如起突然病了,大年初一,他竟撤手人寰。这时吴氏腹中还怀着一个孩子。

在这年七月,孩子出生了,是个男孩,大人给他起名张福成,小名福子。他即是后来的张涛亭。

张家没有了成年男人,只有貌美如仙的女人,还有百亩田地,男丁只有一个娃娃,这不能不让坏人打起了张家的主意。一天,土匪盯上了福子的消息传到了张家。女人怕了,把福子送到两里外的谷庄姐姐家。姐姐家有成年男人,姐姐的三儿子比福子大一岁,两个孩子正好作伴。福子就这样住到了谷庄,福子在这里结识了一群小伙伴姜明、谷儒珍、谷正容,他们长大后都成了革命的骨干。如谷正容,成年后他娶妻吴华,吴华是打响淮海地区抗日第一枪的淮阴义勇队总指挥吴觉的堂妹妹,因此福子后来就结识了吴觉;谷正容还有个二姐,嫁给丁集娘子庄(解放后称为娘庄一队)的石振家。石振家在“七七事变”抗战全面爆发后,在泗阳临河集参加了由中共党员、东北军第57军某团团长万毅(1955年授衔中将)举办的军事培训班学习。1940年10月,他在山东分局党训班参加中国共产党。因此福子又结识了石振家。

一个地方不能住得太久,福子又被转到徐溜的小李庄,那里是他外婆家。在外婆家住了一段时间,福子又要转移了。这次转移他还改个名字叫张涛亭,住到现为丁集桥东村的四姑家。这里与娘子庄很近。1937年底,宋振鼎、吴觉、谢冰岩、夏如爱等人在淮阴城组织苏北抗日同盟会,发动群众抗日,娘子庄成了抗战初期淮阴革命志士的聚合地,福子在这里受到了革命的熏陶。

漂泊不定,东躲西藏的生活,让张涛亭心灵很受伤害,产生了对旧社会的无比痛恨。对旧事物的仇恨,就意味着对新事物的接受。共产党代表的新的社会的曙光,在远方向他招手。

大兴庄暴动

建站

1930年,中共江苏省委召开会议,决定在全省各地组织武装暴动,建立苏维埃政权。接到省委指示,淮阴中心县委(又称淮盐中心县委)决定设七个暴动区,涟水四个,淮阴北乡、淮安北乡、泗阳李口各一个,暴动日期统一定在1930年8月1日,以纪念“八一”南昌起义三周年。当时淮阴北乡地下党组织力量较强,建有五里庄支部、大兴庄支部、山尖支部、老张集支部、渔沟支部、徐溜支部、三棵树支部,群众基础较好。而地主中最反动的则是大兴庄的地主吴伸谷,他在大兴庄圩子内盖了四个砖头炮楼,组建有数十条枪的民团武装。为了打击最反动的地主,县委决定在大兴庄组织暴动。大兴庄暴动由时任淮阴县委书记的王伯谦与淮阴县委委员、淮阴北区书记的陈霞霖共同组织领导。

暴动前一天晚上,山尖党支部书记王振彩率领数十人,携带短枪,以赌博为名进入圩内。8月1日拂晓,王伯谦、陈霞霖率领党员和群众100多人化装成赶集的农民进入庄内。一声令下,大家戴上红色袖章,冲向武装民团的驻地。事先打入民团内部的赤色群众开了驻地大门,天亮时,民团已被缴了械,陈霞霖还带人活捉了地主吴伸谷,缴获了他的法国产盒子枪。暴动中共缴获枪支40余条。陈霞霖将绣有斧头镰刀的红旗高高地插在了大兴庄的圩门上。接着召开农民大会,宣传党的政策,斗了地主,当众烧毁了地主的地契、账册和债条;还打开了地主的粮仓,救济了贫苦农民。下午三点多钟,陈霞霖在大兴庄小学写好了大兴庄苏维埃暴动布告,宣布成立地方苏维埃政府。这时国民党淮阴县常备队来镇压暴动了。于是按照事前的部署,暴动队伍迅速藏好枪支,各自回家。身份已暴露的同志则迅速转移到外地了。

这就是大兴庄暴动。

现在的资料说,张涛亭参加了大兴庄暴动,且已是地下交通站站长。这年,张涛亭17岁。交通站前有一条交通沟,是方便交通员在紧急时候转移的。当时的交通员有胡奠清等人。在大兴庄暴动时,张涛亭带着胡奠清等两名交通员,埋伏在交通沟里,竟缴获了敌人的一杆枪。

根据这个记载,张涛亭应当在1930年之前就建立了我党的这个江北两淮地下交通站,可以说,张涛亭的地下交通站是淮安地区在第一次大革命期间建立的交通站,是有资料记载的第一个交通站(相信没有记载的交通站还会有),而且是一直在有效运作的地下交通站。

地下交通站的作用

接头

张涛亭是1928年参加革命工作的,当年肖庆山就发展他入了党。但也有资料说,到1931年,他转入中国共产党。细细想来,也许他是这时候才办的正式入党手续。

1935年2月19日至20日,上海中央局书记黄文杰等各部负责同志被捕达30余人,至此白区中央局领导机关陷于瘫痪。当时江苏省委也设在上海,党组织也被破坏殆尽。

但在淮阴县,张涛亭的交通站还在运行中。

“七七事变”后,国共再次合作,结成统一战线。共产党抓住这个机会,向各地派出人员,拓展自己的组织。1939年8月,有两个女同志来到了淮阴县大兴庄张涛亭的地下交通站。

她们说出了暗号: 火叉(头);张涛亭回了暗号:二柄。接上关系后张涛亭得知,她们中一个叫杨纯,是八路军山东抗日第四游击支队队长,山东淄博特委组织部部长。现被任命为皖东北特委书记,前来开辟淮海地区工作。另一个叫李风,也是八路军宣传队员,是杨纯的助手。

杨纯是四川人,李风是山东人,对淮阴县地理十分不熟悉。她俩住下后,提出能不能给她们画张淮阴北乡的草图。张涛亭点了头,找到了表兄谷儒珍帮忙。谷儒珍书读得多,文化程度好,他先在纸上打上方格,每格代表十里路,再标上各区乡。这样乡镇位置、距离一目了然,一张精美的地图就绘好了。

杨纯用这张地图开展起工作来。同年10月,淮阴县委整顿和发展北区基层党组织,成立了五区区委,辖花庄支部,郭大树支部,吴老庄支部和南营支部。张涛亭被任任命为区委书记。五区所属范围比较广,南至南张圩,北至北张圩北后六塘河南岸,西至泗阳县部分,东到涟水成集以及余圩、麻垛,总面积约2000平方公里。在这块热土上,抗战期间涌现出许许多多的感人故事,如“周家三只虎”“苏家两条龙”“刘家独角牛”等,都是淮安党史上的经典事例。

张涛亭的地下交通站还来过一位大领导,由张涛亭带路去涡阳县。当晚出发时,在朱南荡竟遇到顽军。张涛亭利用自己地势熟的优势,带着大领导一行一连跑过了18块芦苇地,最终摆脱了顽军,把领导平安地送出了境。此夜过后,张涛亭累出了当地百姓称之为“脾块病”的疾病,腹中长有一个手摸得着的疙瘩,还会有腹水。

张华东介绍,他祖父张涛亭的地下交通站,随着淮阴县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建立也完成了历史使命,自然取消。

1940年9月6日,在原来地下交通站的大兴庄,挂上了淮阴县抗日民主政府的牌子,办公地点就在张涛亭小时候躲过的徐溜乡小李庄。在交通站的北边,还设立了我军一个兵工厂,每天在里面生产手榴弹……1948年,张涛亭因“脾块病”而辞世。

一晃全国解放70年了,地下交通站的老宅还在,人民政府还没有忘记这个江北两淮交通站和站长张涛亭为革命做出的贡献,就是在“文革”和其他平坟运动中,张涛亭的墓还被当地政府保留,当地的干部还经常在群众中宣讲张涛亭的事迹。

现在交通站老宅边上新建了一个展览馆,正在收集资料和文件,准备布展。(包健伟 王卫华 胡崇明)

▲张涛亭孙子张华东(左)接受采访

张涛亭

已经建成即将开放的交通站陈列室

交通站原址上的新建筑

家中供奉的张涛亭等人牌位

融媒体编辑 潘永勇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