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身边说方言的人越来越少 淮安话会渐渐消失吗?

©原创 姜晴 2019-03-29 10:54

上周,淮海晚报刊发的《淮安方言“大咖”带你走进方言的世界》引起不少市民关注。很多人担忧,身边会说淮安方言的人越来越少,难道承载着地域文化,凝结着淮安人感情的方言真的要渐渐消失了吗?日前,淮报融媒体记者采访了不同年龄阶段的人群,发现年轻人说方言的很少,尤其很多“00后”“10后”的孩子,几乎是在普通话环境里成长起来的。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晁瑞博士表示,方言会在人员流动较少的地方保存下来。要想留住和发展方言,不妨多用它创作文艺作品。

●祖父母辈的老人:说不来普通话,说方言却引发烦恼

如今的淮安街头,最容易听到方言的是老年人比较集中的地方,比如夕阳红广场、老年活动中心等。在老年人群体中,即使来自不同县区,方言发音有所差异,但并不影响沟通。不过,很多老人在家庭中却因为说发言引发了烦恼事。

今年59岁的钟阿姨告诉记者,她的老家在淮阴区农村,儿子是一名“80后”,大学毕业后回到淮安工作。这两年,儿子成家儿媳怀孕后,钟阿姨老两口就来市区帮忙照顾小家庭。“儿媳是宝应人,跟我们口音不一样。”钟阿姨说,平常小两口在一起都讲普通话,“我们不会说普通话,还好宝应离淮安不远,我们说方言儿媳也能听懂”。

烦恼是从有了小孙子以后开始的。小孙子学说话比其他同龄孩子稍微晚了几个月,儿子儿媳分析原因时提到,处在普通话和方言交杂的环境可能不利于孩子学说话,因为同样的话同样的意思发音却不一样,孩子容易混乱。“要是我们跟他们一样说普通话,可能孙子学说话能快一点。但我们一辈子都说方言,哪能说改就改啊!”钟阿姨说,她带着孩子在小区玩耍时,和几位年纪相仿的邻居说起这事,没想到竟很有共鸣。“现在年轻人带小孩都说普通话,我们跟不上形势了。”钟阿姨说。

●“70后”中年:大人是方言夹杂普通话,孩子正好相反

“淮普”这个词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70后”市民刘先生说,大约30年前就有这个说法了。“那时候大力推广普通话,学校要求教师、学生在校必须说普通话。”刘先生说,由于大家已经习惯说方言,在转变到普通话发音时经常不伦不类,“普通话中带着浓重的方言腔,因此被戏称为‘淮普’”。

刘先生回忆,刚开始时,大家都不好意思说普通话,“在爸妈跟前说甚至会被骂‘歪腔歪调’,小伙伴之间如果谁说普通话还会被嘲笑。” 刘先生说,那时候,老师的普通话也不好,所以他们学的普通话也不标准,直到现在说起普通话来仍然带着方言味道。

“下一代的孩子就不一样了,他们从小接受的就是普通话教育。”刘先生的女儿今年读高二,跟同龄人沟通都是标准的普通话,“跟我们说话也大多是普通话,只有和爷爷奶奶说话,或者回农村老家时才会带出方言来。”不过,在刘先生看来,女儿这个年纪的孩子即使说方言,也不过是普通话的字音带着方言的腔调罢了,“不纯正”。

●“10后”家长:孩子的语言环境以普通话为主

从市区许多“10后”家长那里,记者了解到,10个“10后”孩子中,能听懂并流利说方言的仅有一两个。不少家长表示,学校与家庭没有方言环境,是孩子不会说方言的原因之一。

住在健康西路附近的王先生和齐女士夫妻俩是标准的“新淮安人”,他们一个来自山东,一个来自安徽,孩子今年5岁,“他应该没有方言的概念,因为周围的人都说普通话。”王先生说。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80后”、“90后”成家后,即使都是淮安人,但来自不同县区,口音略有差异,很多人也会直接用普通话交流沟通。

此外,采访中有一些家长表示,虽然家人都是淮安人,但孩子仍然不会说方言。“我们夫妻俩说方言,跟长辈也说方言,跟孩子说话时就自然转成了普通话。”市民蔡女士说,她7岁的儿子能听懂方言,有时为了好玩也会学两句,但蔡女士并不鼓励他说方言,“方言里有些发音,比如淮安话把‘街’说成‘该’,前后鼻音不分,n和l不分等,都会影响孩子的拼音学习”。

●专家:最好的保护是使用,可用方言创作文艺作品

说到方言,不少人向记者表示了他们的担忧:现在的孩子都说普通话,说方言的越来越少,地方口音也不明显,甚至很多人听不懂方言,长此以往,淮安方言是否会逐渐消失?采访中有不少市民表示,方言是地域特色,应当保护起来,让孩子学们会方言,懂得父辈、祖辈的历史。

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晁瑞博士表示,很多人认为方言衰败是受普通话的冲击,其实不然,方言衰败的根本原因,是经济发展、人口流动和融合,是异地联姻的结果,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普通话是我国来自不同方言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快捷交流的工具,可以帮助城市快速形成开放、包容的文化环境,帮助城市提高物流交换、人员交流效率,加快社会发展。”晁瑞说。

在人员广泛交流的城市,强调保留方言是不现实的,但方言并不会就此消逝,在一些人员流动较少的地方一定会有所保存。“现在去农村看看,方言仍然是人们主要的交流工具。”在晁瑞看来,方言承载着地域文化和历史,能起到情感联结作用。“说同样方言的人之间,往往会从语音中产生亲切感。”晁瑞说。

保护方言,最好的方法是使用方言。这种使用不一定是口口相传,也可以通过创作文艺作品来保存推广。“地方戏曲中保存方言最多,比如淮海戏、淮剧。一些好的曲目的推广和流传,能够让更多人认识和了解作品中的方言。”晁瑞说,除了戏曲还有文学作品,如《西游记》中就包含了很多淮安方言,吴承恩让这些方言从明代流传至今,还将继续流传下去。“还可以通过多媒体手段创作文创产品,让产品成为方言的载体。”晁瑞说。

融媒体记者 姜晴

融媒体编辑 童淮玉

9

上周,淮海晚报刊发的《淮安方言“大咖”带你走进方言的世界》引起不少市民关注。很多人担忧,身边会说淮安方言的人越来越少,难道承载着地域文化,凝结着淮安人感情的方言真的要渐渐消失了吗?日前,淮报融媒体记者采访了不同年龄阶段的人群,发现年轻人说方言的很少,尤其很多“00后”“10后”的孩子,几乎是在普通话环境里成长起来的。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晁瑞博士表示,方言会在人员流动较少的地方保存下来。要想留住和发展方言,不妨多用它创作文艺作品。

●祖父母辈的老人:说不来普通话,说方言却引发烦恼

如今的淮安街头,最容易听到方言的是老年人比较集中的地方,比如夕阳红广场、老年活动中心等。在老年人群体中,即使来自不同县区,方言发音有所差异,但并不影响沟通。不过,很多老人在家庭中却因为说发言引发了烦恼事。

今年59岁的钟阿姨告诉记者,她的老家在淮阴区农村,儿子是一名“80后”,大学毕业后回到淮安工作。这两年,儿子成家儿媳怀孕后,钟阿姨老两口就来市区帮忙照顾小家庭。“儿媳是宝应人,跟我们口音不一样。”钟阿姨说,平常小两口在一起都讲普通话,“我们不会说普通话,还好宝应离淮安不远,我们说方言儿媳也能听懂”。

烦恼是从有了小孙子以后开始的。小孙子学说话比其他同龄孩子稍微晚了几个月,儿子儿媳分析原因时提到,处在普通话和方言交杂的环境可能不利于孩子学说话,因为同样的话同样的意思发音却不一样,孩子容易混乱。“要是我们跟他们一样说普通话,可能孙子学说话能快一点。但我们一辈子都说方言,哪能说改就改啊!”钟阿姨说,她带着孩子在小区玩耍时,和几位年纪相仿的邻居说起这事,没想到竟很有共鸣。“现在年轻人带小孩都说普通话,我们跟不上形势了。”钟阿姨说。

●“70后”中年:大人是方言夹杂普通话,孩子正好相反

“淮普”这个词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70后”市民刘先生说,大约30年前就有这个说法了。“那时候大力推广普通话,学校要求教师、学生在校必须说普通话。”刘先生说,由于大家已经习惯说方言,在转变到普通话发音时经常不伦不类,“普通话中带着浓重的方言腔,因此被戏称为‘淮普’”。

刘先生回忆,刚开始时,大家都不好意思说普通话,“在爸妈跟前说甚至会被骂‘歪腔歪调’,小伙伴之间如果谁说普通话还会被嘲笑。” 刘先生说,那时候,老师的普通话也不好,所以他们学的普通话也不标准,直到现在说起普通话来仍然带着方言味道。

“下一代的孩子就不一样了,他们从小接受的就是普通话教育。”刘先生的女儿今年读高二,跟同龄人沟通都是标准的普通话,“跟我们说话也大多是普通话,只有和爷爷奶奶说话,或者回农村老家时才会带出方言来。”不过,在刘先生看来,女儿这个年纪的孩子即使说方言,也不过是普通话的字音带着方言的腔调罢了,“不纯正”。

●“10后”家长:孩子的语言环境以普通话为主

从市区许多“10后”家长那里,记者了解到,10个“10后”孩子中,能听懂并流利说方言的仅有一两个。不少家长表示,学校与家庭没有方言环境,是孩子不会说方言的原因之一。

住在健康西路附近的王先生和齐女士夫妻俩是标准的“新淮安人”,他们一个来自山东,一个来自安徽,孩子今年5岁,“他应该没有方言的概念,因为周围的人都说普通话。”王先生说。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80后”、“90后”成家后,即使都是淮安人,但来自不同县区,口音略有差异,很多人也会直接用普通话交流沟通。

此外,采访中有一些家长表示,虽然家人都是淮安人,但孩子仍然不会说方言。“我们夫妻俩说方言,跟长辈也说方言,跟孩子说话时就自然转成了普通话。”市民蔡女士说,她7岁的儿子能听懂方言,有时为了好玩也会学两句,但蔡女士并不鼓励他说方言,“方言里有些发音,比如淮安话把‘街’说成‘该’,前后鼻音不分,n和l不分等,都会影响孩子的拼音学习”。

●专家:最好的保护是使用,可用方言创作文艺作品

说到方言,不少人向记者表示了他们的担忧:现在的孩子都说普通话,说方言的越来越少,地方口音也不明显,甚至很多人听不懂方言,长此以往,淮安方言是否会逐渐消失?采访中有不少市民表示,方言是地域特色,应当保护起来,让孩子学们会方言,懂得父辈、祖辈的历史。

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晁瑞博士表示,很多人认为方言衰败是受普通话的冲击,其实不然,方言衰败的根本原因,是经济发展、人口流动和融合,是异地联姻的结果,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普通话是我国来自不同方言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快捷交流的工具,可以帮助城市快速形成开放、包容的文化环境,帮助城市提高物流交换、人员交流效率,加快社会发展。”晁瑞说。

在人员广泛交流的城市,强调保留方言是不现实的,但方言并不会就此消逝,在一些人员流动较少的地方一定会有所保存。“现在去农村看看,方言仍然是人们主要的交流工具。”在晁瑞看来,方言承载着地域文化和历史,能起到情感联结作用。“说同样方言的人之间,往往会从语音中产生亲切感。”晁瑞说。

保护方言,最好的方法是使用方言。这种使用不一定是口口相传,也可以通过创作文艺作品来保存推广。“地方戏曲中保存方言最多,比如淮海戏、淮剧。一些好的曲目的推广和流传,能够让更多人认识和了解作品中的方言。”晁瑞说,除了戏曲还有文学作品,如《西游记》中就包含了很多淮安方言,吴承恩让这些方言从明代流传至今,还将继续流传下去。“还可以通过多媒体手段创作文创产品,让产品成为方言的载体。”晁瑞说。

融媒体记者 姜晴

融媒体编辑 童淮玉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